北屋northhouse

北屋工作室 - 中国生存主义和灾难信息第一站

全球并购交易连续三季破万亿 疫情后投资审查料难放松

2021-4月-15 周四 07:17 +0800

  作者: 高雅

  [ 根据富而德律师事务所最新报告,今年前三个月,全球并购交易额为1.11万亿美元。 ]

  近期,主要国际经济组织纷纷上调了经贸指标的增长预期。随着全球经贸活动复苏、市场信心增强,2021年第一季度,全球并购交易连续第三个季度突破了万亿美元大关。这创造了有史以来最强劲的年度开端。

  根据富而德律师事务所最新报告,今年前三个月,全球并购交易额为1.11万亿美元,已达到2020年全年交易额的三分之一。其中,美国地区贡献了超过6100亿美元,欧洲和亚太地区则各占2100亿美元和1660亿美元。电信、媒体和科技行业是最受青睐的行业,交易额和交易量约占占全球并购活动的30%。

  据全球金融市场数据分析公司Refinitiv(路孚特)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个月被披露的全球并购交易价值为1.3万亿美元。这比一年前增长了94%,是自1980年有记录以来最强劲的开业期。这也是连续第三个季度交易总额超过1万亿美元。其中科技公司尤其炙手可热。今年第一季度,科技公司完成了2740亿美元的交易,是2020年同期的三倍多。

  普华永道近日推出了2021年《全球并购行业趋势》中也指出,未来6至12个月可能是并购交易的密集期。尽管全球并购活动的阻力依然存在,但机遇和转型将成为2021年交易市场的关键词,竞争或将十分激烈。

  富而德全球并购业务联席主管安伟斌(Robert Ashworth) 分析称,随着各国推动疫苗接种和疫情防控,全球经济走势向好,并购活动也会日趋正常。

  “过去三个季度,并购交易呈现了井喷式增长,但这种高速增长的曲线会慢慢回归正常。”他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全球地缘政治正在稳定化。这并不是说冲突会消失。各国对外商投资的严格审查仍然会存在,但总体而言,和过去五年相比,未来并购市场会变得更好预测,监管合规也会更加正常化。”他称。

  此外,报告还强调,今年一季度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越来越火爆。这种过往主要在美国市场较为流行的交易方式已经蔓延至全球各个市场。

  全球外商投资审查料难放松

  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不少发达经济体对外来投资提高了警戒和门槛。

  在美国,《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FIRRMA)正式生效;在澳大利亚,外商投资项目的审批金额门槛降至零。在欧盟委员会倡导进一步强化外资监管后,西班牙一天之内就从无到有地出台了相关法律法规;德国法国加大了对卫生行业相关交易的审查力度;意大利也将医疗、食品和金融服务业领域的外商投资纳入监管范围。

  随着经济转暖和供应链正常化,这些措施是否会被重新放松?富而德中国反垄断业务联席主管尹冉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疫情期间,许多国家对于外商直接投资政策采取了从紧态度。“我们认为,很多在疫情期间增加的措施,在疫情过后也不一定会取消。”她表示,“因为很多措施出台不仅仅是由于疫情,而是出于对国家安全的担心,或是要保护国内一些关键产业。”

  尹冉冉称,欧美主要国家想要确保自身技术领先优势,因此在外资审查政策上的发展趋势一致。这类措施不会因为疫情消退而退出历史舞台。但疫情期间,外资审查周期有所拖长的现象可能会得到改善。另外,少数国家为了吸引外资,将某些行业的投资门槛降得非常低,这一政策可能会被撤销。

  “总体而言,我认为,监管趋严的趋势将会延续,尤其是涉及关键技术、关键基础设施和敏感个人数据信息的领域。”尹冉冉表示。

  不过,进入2021年后,外资监管领域也有积极信号显现。尹冉冉称:“我们预期,在拜登政府下,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可能会有更大意愿去和企业沟通,可能以救助措施为交换来解决对外商投资的担忧。而这样的意愿,在过去特朗普政府期间,我们几乎是看不到的。”

  2021年的并购趋势

  安伟斌认为,由于发达市场出台了更多限制措施,一些资金可能会流向新兴市场。“从商业并购角度来说,新兴市场与成熟市场不同,监管成熟度和透明度都没有那么清晰,过往并购历史相对较短,市场体系也与发达市场不太相同。对于投资者来说,这需要一个熟悉的过程。这并不是说新兴市场不好,我们认为,越南、印尼、马来西亚等新兴市场都值得投资者关注。”

  那么具体有哪些产业领域值得投资者关注?安伟斌称,未来创新科技领域会较受青睐,尤其是涉及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的投资。“比如,电动汽车制造业可能会吸引大量投资。金融科技、生物科技、生命科学等领域也会是关注热点。有一点小意外的是,今年一些传统领域也成了并购热门。一季度,全球范围内最大的5笔并购交易中,有3笔来自于交通运输行业。这是并购市场回归正常化的积极迹象,表达了人们相对乐观的心态。”他分析称。

  安伟斌对第一财经记者补充道:“一些行业受疫情刺激得到了很大发展,比如个人卫生用品和防疫类用品。但随着疫情消退和经济正常化,这些行业会逐步回归正常。”

  另外,3月以来,美元指数持续走强,这对于全球外商投资来说有何影响?安伟斌表示:“美元走强或者走弱,是影响外资的因素之一。很多美国公司是全球化程度非常高的企业,它们可以在世界各地购买生产原材料。如果美元走弱,这些公司的成本会有所上升,反之则会下降。此外,如果美元走弱,美国资产相对价格会便宜一些,但是这只是影响因子之一而已。”

  SPAC并购热潮

  通俗来说,SPAC是一种海外借壳上市的创新融资方式。这种公司只有现金,不需要实际经营业务。SPAC上市后,需要在24个月内并购一家目标公司(这一过程被称为“De-SPAC ”)。目标公司与SPAC公司合并后就可以上市,并获得SPAC公司的现金。

  据富而德律师事务所统计,今年第一季度,美国SPAC对海外目标公司的投资额超过了过去二十年投资额总和。2020年,美国De-SPAC的交易额只占全球并购总额的4%,但2021年前三个月,这一数字已经上升到17%。此外,现在市场上仍有超过400家SPAC在寻找并购标的。

  为什么正在出现SPAC并购热潮?安伟斌解释称:“除了美国外,其他市场和地区很少会允许这种空壳公司直接上市募资。比如,中国、新加坡日本等主要亚洲金融市场,目前都不允许SPAC直接首次公开募股(IPO)。但这些地区的很多市场都在探讨,可能会改变或者放松一些监管规则,向美国的规则看齐,所以SPAC正在逐渐地进入亚洲市场。”

  在SPAC并购热潮中,安伟斌称:“僧多粥少成了最主要的风险,现在仍有400多个SPAC公司在寻求各种各样的交易,但我们怀疑市场上是否还有足够多的优秀交易标的供这些资本进行收购。以目前的态势来看,很明显,未来某一些投资肯定不会有特别好的回报。”

  

(责任编辑:李显杰 )
最新资讯和灾难信息, 灾难信息 , , 北屋的k 全球并购交易连续三季破万亿 疫情后投资审查料难放松已关闭评论
阅读量: 6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