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屋northhouse

北屋工作室 - 中国生存主义和灾难信息第一站

WHO已为86个国家提供疫苗 发展中国家仍严重缺货

2021-4月-07 周三 09:58 +0800

  上周末,阿尔及利亚通过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 (COVAX)接受了超过3.6万剂疫苗,迄今为止,世卫组织(WHO)参与领导的COVAX已向86个国家运送了超过3600万剂疫苗。

  这让WHO等组织离今年设定的“小目标”又前进了一步:在COVAX机制下,WHO等组织希望可以加速为所有国家寻找有效疫苗,同时支持发展生产能力,并提前部署采购,到2021年底,为贫穷国家约四分之一的人口提供20亿剂疫苗。

  然而实现这一努力还要面对哪些主要挑战呢?联合国儿基会(UNICEF)近期指出,目前COVAX面临的五大问题包括:出口管制、向需要的人提供疫苗接种并不容易、需要更多的资金来帮助最贫困国家推出疫苗、较富裕的国家应该分享多余剂量以及部分国家对疫苗持犹豫态度。

  WHO的COVAX传播负责人维加拉(Diane Abad-Vergara)估计,2021年,COVAX至少需要32亿美元,以继续向其190个成员提供疫苗。

  进出口管制是难题

  自疫情暴发以来,WHO等方面认为需要采取协调一致的方法来确保所有人获得充分保护,而不仅仅是富裕国家的民众,出于这一关切,COVAX机制诞生了,这是唯一一项与各国政府和制造商合作以确保新冠疫苗可在全球范围内既分发给高收入国家,也分发给低收入国家的全球倡议。

  目前,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全球疫苗免疫联盟和WHO与主要的交付合作伙伴UNICEF一道公布了COVAX机制第一轮疫苗分配计划。据悉,第一轮分配提供了到2021年5月向COVAX机制参与者输送的阿斯利康/牛津疫苗剂量信息。

  在其中,阿斯利康/牛津疫苗由阿斯利康公司生产,而COVISHIELD则经过授权由印度血清研究所生产。

  据第一财经记者整理,本轮疫苗分配的交付工作已经开始,印度、加纳、科特迪瓦等国相继收到了疫苗。

  不过在发放过程中,问题显现。正如全球疫苗免疫联盟战略创新与新投资者中心主任张丽所说的,COVAX Facility等方面是“一边造船就已经开始一边航行”,也是边学边做。

  UNICEF指出,譬如进出口管制就是个难题。

  在疫情初期,UNICEF就在疫苗生产国境外的仓库中存储了十亿个注射器,这一富有远见的措施很有成效,因为有些国家后来对注射器实行出口管制,导致价格飙升,供应有限,同时若干国家还对疫苗实施了出口管制,使WHO发出反对“疫苗民族主义”的警告,因为这会助涨疫苗囤积、推高价格并最终推迟大流行的结束。

  UNICEF指出,从疫苗生产所需的材料,到玻璃和塑料塞子及试管,再到注射器,对这些产品中的任何一种实施出口禁令或管制都可能对疫苗的推出造成重大干扰。

  接种和更多资金

  UNICEF指出,尽管参加COVAX的国家和地区都具有将疫苗从货机转运至冷藏仓库所需的基础设施,但后续步骤可能会更加复杂。

  UNICEF的COVAX协调员甘地(Gian Gandhi)就表示,加纳是第一个通过该机制获得疫苗的国家,在疫苗剂量分配方面有着良好的记录,但其他国家,比如西非地区的法语国家发现它们很难获得分发疫苗所需的资源,尤其是将其分发到有需要的城镇。这意味着,在许多较贫穷的国家中,大多数疫苗被分发到大型城市中心。

  与此同时,UNICEF还指出,需要更多的资金来帮助最贫困国家推出疫苗。其原因在于,加快疫苗推出以及从城市仓库运送到偏远地区的一种简单的方法就是提供现金。

  目前,虽然欧盟等方面的捐款为缩小疫苗资金缺口做出了贡献,但是,用于运送疫苗的资金短缺更为严重。

  根据UNICEF的估计,还需要额外的20亿美元,以帮助92个最贫穷的国家获得必需品,如冰箱、培训卫生工作者、支付疫苗接种人员的费用等。

  富裕国家手中有多余剂量

  WHO和UNICEF都多次透露,COVAX当下正在和制药公司进行直接交易的国家形成竞争,这给现有的疫苗供应造成了额外的压力。同时,较富裕的国家可能发现其疫苗供过于求。

  甘地表示:“我们呼吁这些国家分享多余的剂量。不幸的是,我们目前没有看到太多的高收入国家愿意分享疫苗。”

  外交部网站显示,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近期的专访中表示,当前全球抗疫斗争进入新阶段,继续开展更加有效的抗疫合作符合全人类共同利益。疫苗是战胜疫情、拯救生命的利器。

  王毅说,我们也注意到,“疫苗民族主义”开始在全球滋生,占世界人口16%的富国获取了全球60%的疫苗,某些发达国家的订购量已超过本国人口的2~3倍。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许多发展中国家正面临严重疫苗短缺,不少国家甚至一剂难求,“免疫鸿沟”正在成为令人遗憾和不幸的现实。

  张丽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提问时解释道,高收入国家签署的疫苗协议多为双边协议, 签署的该类疫苗协议某种程度上更多是疫苗期权,因为这个疫苗(可能)还没有上市,还没有被批准。

  张丽说,从双边角度来说,签署的份额可能是覆盖签署人口 10 倍、100 倍的剂量的期权。但是对于 COVAX,我们就不能这样,因为这里涉及资金的前提。

  “其实签署的是期权,或任何东西之前有一个资金担保的,所以我们现在最主要的目标就是怎么先在资金这块达到我们预期的目标。”张丽表示。

  此外,UNICEF还指出,尽管有大量证据表明接种疫苗可以挽救生命,但每个国家都存在的对注射疫苗的犹豫态度仍然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张丽还称,对于低收入国家的情况比较复杂:很多不同技术路线的疫苗不是每个国家都有能力进行接种,也不是很多国家愿意进行接种,“我们现在处在左手签署疫苗协议,右手在进行国家对于疫苗需求和接种可能性和执行方案分析(的阶段)。我们要把两方面的情况都掌握之后再作出合理的匹配,在相关匹配工作有更多实质性进展的时候,我们应该可以有更多信息能和外界透露。”

  (记者钱小岩、高雅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最新资讯和灾难信息, 灾难信息 , , 北屋的k WHO已为86个国家提供疫苗 发展中国家仍严重缺货已关闭评论
阅读量: 8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