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屋northhouse

北屋工作室 - 中国生存主义和灾难信息第一站

日本3・11大地震十年 | 核废水处理之困

2021-3月-11 周四 17:42 +0800

新京报讯(记者 栾若曦 实习生 李卓尔 侯吴婷 向晨雨)距离日本3・11大地震已十年,这场日本地震记录史上震级最高的一次地震,引发了继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之后最严重的核泄漏事件。

眼下,核废水储存空间即将饱和,137万吨核废水将何去何从?

2021年3月10日,日本原子力委员会发布报告称,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内部发现了新的污染场所。此外,1号和3号机组核反应堆压力容器排出的部分气体发生了倒流,有可能再次引发爆炸。

东京电力控股株式会社宣传部发言人今井贤树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核电站已经在熔化了的燃料残渣的容器中放入了防止爆炸的氮气,福岛第一核电站再度爆炸的可能性非常低。

尽管过去了十年时间,核废水处理问题仍未得到妥善解决。其间,关于日本政府要将核废水排入太平洋(601099,股吧)的论调多次出现,引发当地居民及周边国家对海洋污染的担忧。

2021年3月6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前往福岛县视察,这也是他在任上第二次访问福岛。菅义伟在记者会上表示,“核废水的储蓄罐不断增加,储存空间越来越紧张,我们不应该继续推迟决定,将在恰当的时候做出负责任的决定。”

【更多阅读】日本3・11大地震十年 | “回不去”的故乡和难抚平的伤>>>

1000余个巨大的储水罐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强烈地震并触发海啸,东京电力公司运营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灾难性核辐射泄漏,4个核反应堆不同程度受损,其中3个反应堆发生堆芯熔毁。

《日本时报》评价称,福岛核事故是日本二战后面临的最严重的国家危机。

随后,为了冷却受损的堆芯,核电站不得不注入大量海水。这些海水与大量渗入反应堆的地下水以及雨水,就形成了大量放射性核废水。

“在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废墟旁,竖立着1000余个巨大的储水罐,它们似乎正无声地见证着这起核灾难。”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东京电力公司已从福岛核电站中收集了约123万吨的核废水,这些核废水可以填满约500个奥运会规格的游泳池,每天还有新的核废水在产生,目前这些核废水经处理后都被储存在约12米高的储水罐中。

日本3・11大地震十年 | 核废水处理之困

当地时间2021年3月5日,日本福岛县双叶郡浪江町,日本首相菅义伟在2011年大地震和海啸遇难者纪念碑前献花鞠躬。图/IC photo

当地时间2月13日晚间,日本福岛东部海域发生7.3级地震,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和3号机组安全壳内水位分别下降了几十厘米。今井贤树表示,目前针对储水罐的完整检查仍在继续,不过应该没有发生漏水这种大问题。未来将会继续检查核反应堆安全壳的注水问题。

原本将水储存在储水罐中不过是权宜之计,如今这权宜之计也遇上了麻烦。根据今井贤树提供的数据,福岛第一核电站储水罐容量是137万吨,目前已处理水量是123万吨,福岛核电站一年内会增加5到6万吨的核废水。这意味着,现在剩余容量仅供再使用两年。由于没有空间建造足够多的储水罐,核废水的归宿就成了令日本政府头疼的“老大难”。

核废水要“奔向”大海?

2020年10月,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政府基本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核废水处理后排入太平洋。

为了能顺利稀释处理核废水中的放射性元素,使其排放达标,近年来,东京电力公司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2015年,东京电力公司投入使用“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设备,今井介绍称,除了难以清除的氚,ALPS可以将放射性物质去除到日本国家标准以下。

剩下的操作难点就在于如何去除氚。今井贤树直言,以现阶段的技术,全世界都难以完全清除氚,只能将其浓度稀释到一定程度后向空气中或海洋中排放。

少量氚被认为对人类健康危害较小,全球各地核电站都有将氚释放入海的惯例。国际原子能机构也认为,核废水处理后入海在技术上是“可行的”,不过在排放时需要进行独立辐射监测以向公众保证其排放将会遵循国际标准。

日本3・11大地震十年 | 核废水处理之困

当地时间2021年2月26日,日本福岛,福岛第一核电站。图/IC photo

如果福岛第一核电站真的将处理水排进海洋,今井贤树认为,此举并不会对当地居民健康造成影响,也不会影响鱼类质量。

其实,处理后的核废水除了排入大海还有其他解决办法。日本经济产业省就曾提出蒸发释放、电解排放、稀释入海、地下掩埋以及注入地层等五种方案。不过,出于操作成本等原因,部分方案被舍弃。2020年2月,日本政府负责处理核废水问题的相关委员会发布评估报告称,除排入海洋外,蒸汽释放也是可行的方案。此前,美国三里岛核事故后就将核废水蒸发排入过大气。

日本政府还在研讨最优方案,目前仍没有最终“拍板”。不过,综合日本和世界各国核电站的情况来看,普遍认为向海洋排放是最可取的方法。今井贤树补充道,“还有许多当地居民和渔业从业者寄希望于福岛核电站长期保管核废水,人们应该意识到这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不过,针对居民与渔业从业者的担忧,今井贤树也表示理解。他表示,未来相关单位有必要向利益相关方说明处理过后的核废水的安全性。同时,东京电力公司也在为帮助日本海鱼销售制定计划。在征求了邻国的建议后,希望通过科学解释增进相互理解。

备受争议的“入海计划”

尽管各方声音都在暗示,日本极有可能选择将处理后的核废水倾倒入海。然而,质疑声仍不绝于耳。

对比太平洋与处理后的核废水体量,想到这些被处理后的核废水会被太平洋大幅“稀释”,这似乎让大部分人安下心来。然而,稀释也是需要时间的,显然日本不能利用太平洋瞬间稀释放射性元素含量。美国能源与环境研究所所长Arjun Makhijani指出,日本会将处理后的核废水倾倒在海岸附近,尽管会得到一定程度稀释,但处理后的核废水将在海面停留一段时间。所以,就其短期影响而言,处理后的核废水对海岸线的影响更大。

此前,多名联合国人权专家也出于对污染邻国海岸线的担心,敦促日本不要排放处理后的核废水入海。一旦被处理的核废水随着海岸线蔓延,这就不单单是日本的国内问题,而成为了普遍问题。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副部长文美玉就曾在多个场合强调,福岛核废水的管理是影响整个全球海洋环境的严重的国际问题。

日本3・11大地震十年 | 核废水处理之困

日本渔民反对将处理后的核废水倒入海洋,恐其造成“灾难性”影响。/路透社报道截图

另外,也有不少声音担忧排放核废水入海将对环境及人体产生长期影响。

截至2020年8月,经ALPS处理后的73%的核废水仍含有放射性元素,需要进行二次处理。《科学》杂志指出,如锶90等放射性元素需要更长时间衰变,可能对环境与人体带来持续时间更长、更复杂的潜在风险。

对此,东京电力公司解释称,未能将核废水处理完全是因为加快了处理过程,进一步的测试结果显示,如果仔细、反复使用“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设备,核废水中的放射性元素浓度还是可以降低至国际标准之内。今井贤树也表示,从2020财年开始,东京电力公司会将处理后的核废水再次净化,以达到监管标准。

日本3・11大地震十年 | 核废水处理之困

当地时间2021年2月17日,日本福岛富冈小镇禁区,车辆停在废弃的大楼前。图/IC photo

除了遭遇科学争议,排放处理后的核废水入海更是一个社会问题,牵动着民众的神经。核废水排放入海的论调刚一出,立即遭到了日本渔业组织的反对。

据路透社报道,日本渔业代表曾敦促日本政府不要允许将处理后的核废水排放入海,称此举将使他们多年来为恢复声誉所做的努力“付之东流”,或导致其他国家加强对日本渔业产品的进口限制,对日本渔业造成“灾难性”影响。

各方出具的科学证据并没有为担忧者“宽心”。日本经济贸易省负责污水处理和污染水管理的主管奥田修二表示,“即便没有科学证据证明(排入处理后的核废水的)海水有害,我们也非常担心其造成的影响。”《纽约时报》指出,大多数人都不了解核辐射的细节,他们可以仅因不了解,就拒绝购买福岛生鲜。

除利益相关方外,还有不少日本普通民众反对排放处理后的核废水入海。神奈川县厚木市的井上馨介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不能因为人类的便利就容忍这样的暴行。”亲历了福岛地震的苍井也认为排放处理后的核废水会给生态系统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此举也会给渔民带来负担。

福岛核电站的未来之路

根据东京电力公司中长期规划,在解决核废水问题上,如今正处于收集利益相关方意见的阶段。等到政府作出最终决定,东京电力公司将根据基本政策,确定具体操作方法,再上交原子力规制委员会批准,进而展开处理工作。

在被问及东京电力公司对于10年前的核事故做了哪些反思时,今井贤树指出,为了应对未来三四十年间可能发生的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东京电力公司根据上次的教训准备了紧急预案。

在10年前的那场地震中,福岛核电站实则受到海啸的影响最大,约15米高的海啸直接冲击了核电站。根据日本发布的预测结果,将来还可能发生约10米高的海啸。今井贤树指出,如今已经设立了约11米高的防潮坝。同时,为了预防更高的海啸,现在正在进行将防潮坝增高至16米的计划,预计约两年后完成。

日本3・11大地震十年 | 核废水处理之困

福岛核事故后的10年。/《日本时报》报道截图

海啸成为了福岛核电站的“噩梦”,那是因为一旦发生海啸,就可能出现海水进入核电站内的情况,导致核污水再度流入海中。今井贤树说,为了消除这种担心,现在正在核电站周围空地中挖洞、建立阻拦门,防止海水流入核电站。

根据东京电力公司资料,彻底解决包括核废水在内的污染问题仍需30年至40年的时间。今井贤树坦言,在福岛核电站1号机到3号机中存在约800吨的燃料残渣,今后福岛去除核污染的重点就是设计如何提取燃料残渣,并逐步增加提取量。而在整体去核污染的工作中,“最重要的”就是避免造成民众恐慌。

在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后的十年间,政府对福岛核电站周边民众的限制逐步解除,随着越来越多的民众回到福岛周边地区,民众如何重拾对过往家园的信任、福岛如何复兴就成了下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新京报记者 栾若曦 实习生 李卓尔 侯吴婷 向晨雨

编辑 张磊校对 王心

(责任编辑:董云龙 )
最新资讯和灾难信息, 灾难信息 , , 北屋的k 日本3・11大地震十年 | 核废水处理之困已关闭评论
阅读量: 12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