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屋northhouse

北屋工作室 - 中国生存主义和灾难信息第一站

教育投资寒潮中的“好未来”

2021-3月-04 周四 13:25 +0800

教育投资寒潮中的“好未来”

文|徐硕望 杨燕

在好未来所有投资标的中,A轮是最被偏好的轮次,45家之多。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中国超10亿人因疫情蛰伏在家,线下机构全面关停,线上辅导不得不成为必选项,面对如此庞大的流量,各大教育企业闻声而动,纷纷布局在线教育,OMO、短视频流量战、双师课堂等一度成为全行业讨论的热门话题。

疫情并未浇熄VC和PE们对于教育赛道的投资热情,据投中CVsource数据显示,2020年教育赛道流入资金超千亿,其中仅非上市教育机构融资额就占7成以上。尽管今年非上市公司融资数量不到去年的一半,融资额却远超2019年的522亿元。

那么,作为行业巨头的好未来,它在2020年的投资又呈现何种特点?背后又折射出怎样的投资逻辑?

一反常态的谨慎

2020年,好未来一反激进的投资策略,投资数量较去年相比由17家锐减到5家,其中优幕科技和数感星球都获得了千万级的融资,其他三家企业融资金额并未批露。

值得注意的是,好未来所投的5家企业,无一例外全部是专注于toB业务的技术服务商,其服务领域涵盖数学、咨询、IT、广告营销平台等多个领域。

具体而言,好未来投资轮次以A轮为主,这也符合它一贯的投资风格,数据显示,在好未来所有投资标的中,A轮是最被偏好的轮次,有45家之多。

教育投资寒潮中的“好未来”

好未来2020年投融资情况

与此同时,好未来以并购的方式退出了画啦啦、优幕科技等三家企业投资,上文提到的SaaS平台优幕科技,1月6日,好未来前脚刚投了数千万元的A轮,后脚2月28日以股份回购实现退出,背后原因成迷。

向来以投资多元化著称的好未来,2020年却一反常态,我们可从某些角度窥见端倪。

过去几年,好未来的扩张速度不可谓不快,其业务很难面面俱到,面对教育赛道稍纵即逝的商机,投资收购毫无疑问是扩张规模和产业覆盖的最优解,果壳、宝宝树、小伴龙、励步英语、轻轻家教…众多教育初创品牌背后都有一个相同的名字――好未来。遗憾的是,这些投资并没有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细数好未来的投资维度,校长培训、女性服务商、体育培训、食品加工等无所不包,甚至表现出了浓重的出海意愿――外企Vedantu、网络大学计划Minerva Project也有它参与。然而广撒网的投资逻辑也招致了不少风险,据好未来2020年报显示,因长期投资带来的商誉减值高达1.54亿元,同比增长166%,这一定程度导致了好未来上市十年以来的首次财年亏损。显然,在其对外投资组合中,一些项目出现了较大程度的经营问题,而作为老对手的新东方,就不存在类似问题。

一位接近好未来的投资人士表示,2020年投资业务重点是做好被投企业的投后服务,并梳理历史资产。

教育赛道融资“冰火两重天”

教育部的“停课不停学”号召一经发出,相当于给在线教育注入了一针强心剂,然而政策的利好并不能抵过产业周期和资本周期的客观规律。对绝大多数教培机构而言,线上教育仅仅是线下模式的生硬翻版,线上用户的需求痛点没有得到充分聚焦。教学场景从校内转为校外,流量从线下涌入线上,堪称“乾坤大挪移”,因此,细分赛道的精细化运营显得尤为重要。

疫情之下,资本显然不愿意相信中小企业的故事。

中小品牌不再受青睐,据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20年仅有105家A轮及A轮以前的教育创业公司拿到了融资,同比减少28.6%;除去未披露金额的融资,仅有39家公司的融资量级达千万,对比2019年的62家近乎折半。

与之对应的是,教育赛道的资金90%以上都流入到了各个细分赛道的头部企业,头部企业面对疫情的抗压能力被轮番检验,投资的“龙头效应”不失为一种规避风险的结构化选择。2020年拿到融资的企业中,8家已经拿到D轮以上的融资,而它们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在线教育出身。

细分品类来看,素质教育、教育信息化、职业教育、K12教育投融资数量排名前四,其中素质教育融资数量达76起,足见资本对素质教育未来的充分肯定;A轮及以前的投融资的数量为175起,主要原因素质教育企业融资项目多在早期,而B轮到E轮融资数量为72起,以K12赛道和教育信息化项目为主。

好未来的投资风格同样收敛了不少。

花费了如此庞大的金额和试错成本,却没有有效地遏制住竞争对手的崛起。原因在于投资者和被投者所面对的都是C端的客户,客户往往二者择一,这就很难实现1加1大于2,2020年好未来投资的5家无一例外都是教育信息服务商,足见好未来现阶段更倾向于与toB服务商产业互补,以优化产品服务体验。

截止目前,好未来已投资144家教育企业,累计投资金额高达28.68亿元,其中好未来压重注的宝宝树成功赴港上市,这也是唯一一个被投企业上市的案例。

事实上,好未来早已积极向产研驱动转变,年初,学而思网校免费课战役中问题频现,这让张邦鑫意识到技术赋能业务的程度还未达标,为此,好未来将原本在各个部门的技术团队整合为技术中台,以最大限度攻坚技术难题,某种程度上,toB投资方向也是集团决心打“技术战”的一个缩影。

据鲸媒体报道,好未来投资事业部总经理吴颖表示,好未来以前的投资的确较猛,没有太多逻辑,看到好公司、好产品就投一下。但自2017年好未来便潜心研究现有业务,把重心放在投后管理,这使得投资节奏明显变慢。集团对投资数量并没有譬如多或少、财务回报率等方面的硬性要求,而更看重质量,但对新领域的项目,或者模式、技术等知识的知晓度、覆盖率是有要求的,不能miss掉。

好未来内部奉行的最底层投资原则中,有两条“雷线”,对于不愿长期在教育领域持久作战的团队和倾向于烧钱换资源的团队,好未来会格外谨慎。颇为有趣的是,好未来本身就是一个在营销投入用力过猛的企业,2021Q3财报显示,好未来营销费用暴涨至4.207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20.3%,刷新了好未来有史以来单季最高营销费用。

教育的特殊性要求行业企业不能过度功利化,资本加持无疑会加速企业步伐,但也是时时刻刻悬在企业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浸淫资本市场多年后,历经沉浮,好未来似乎摸索出了一条明晰的投资之道。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象三一。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最新资讯和灾难信息, 灾难信息 , 北屋的k 教育投资寒潮中的“好未来”已关闭评论
阅读量: 26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