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屋northhouse

北屋工作室 - 中国生存主义和灾难信息第一站

走出疫情困扰的民宿业主 改变经营方式 继续追寻诗和远方

2021-2月-18 周四 06:27 +0800

每经记者 王佳飞 每经编辑 陈梦妤

“我当然是希望大家能多出去走走,感受一下诗和远方。”被问到新年愿望,谢红玲笑着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

2020年初,还是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记者采访了谢红玲这位民宿业主(《疫下民宿:诗和远方,等我几个月可好?》)。当时的她是略焦虑的,错失春节黄金周,预定的年夜饭通通被取消,对于全年的市场也没有太大信心。

而如今,她显然从容很多。

改变经营方式

谢红玲曾是地产圈知名媒体人,2015年,因为在黔西南偶遇了心目中的桃花源,她决定在贵州万峰林风景区开民宿,并起了很诗意的名字――兜兰小筑和布依风雅颂。

2020年3月,记者第一次采访谢红玲时,她表示当时的经营情况并不乐观,包括兜兰小筑和布依风雅颂在内的万峰林上百家民宿都开始出现大规模退订,一周内所有订单被取消。

同时她还对全年的经营表示了担忧:“民宿实际上每年的主要经营期只有100天,错过春节黄金期,紧接着就会经历一个很长的淡季。”

不过实际情况比谢红玲预计的要乐观。2020年国庆黄金周,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测算,8天长假期间,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6.37亿人次,实现国内旅游收入4665.6亿元。而在节前该数据预测为5.5亿人次,实际出行人数超过预测数据约15%。

具体到贵州省,官方数据表明,去年10月1日至8日,全省共接待游客5190.69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367.21亿元,按可比口径测算,假日前7天分别恢复到上年同期水平的84.10%和76.71%。

“2020年暑假到国庆黄金周期间,我们的民宿已经恢复到往年的经营水平,甚至还经常有爆满的情况出现。”她开心地说。

要知道,万峰林景区的民宿平时入住率大致只有30%~40%,疫情则令这个入住率也大打折扣。

“去年全年经营大致恢复到了2019年的水平。”

一年来,谢红玲改变了对民宿的经营方式,她把兜兰小筑和布依风雅颂委托给了一对同样热爱民宿生活的上海小夫妻打理。

依旧坚持“美好”

2020年春节期间,年夜饭订单和住宿订单的取消给谢红玲的民宿带来了至少四五万元的损失,如果算上必要的房租、水电、人工等成本,则会更多。

但她介绍,今年春节几乎没有年夜饭的预定,也就谈不上损失。“现在大家都提倡就地过年,万峰林当地政府也不希望游客春节期间到景区旅游,所以几乎就没有春节黄金周的预定了。”

谢红玲说:“我自己现在就在北京呢,虽然我之前每年都要去我们的民宿过春节,但今年考虑到出京进京的各种程序,也就选择原地过年。”

“整体盈利的情况不好讲,因为涉及到委托人的人力成本和其他一些因素,所以我也不能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她说。

谢红玲选择做民宿的初心是追求“美好”,遇见万峰林被她当成是一场福报。当时,他们20个人一起投资了大概600万元。

近些年民宿行业飞速发展,这从万峰林的情况便可窥见一斑。2016年刚开业的时候,整个景区只有两家精品民宿,可以独享各种资源。但如今,景区民宿已经超过160家,有些饱和。

这种情况让很多民宿从业者开始思考整个行业的生存问题。杭州市民宿行业协会执行会长夏雨清此前曾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希望广大民宿主们坚持,认为民宿未来可期。

面对现实环境,谢红玲选择了继续坚守。在她看来,民宿和酒店为顾客提供的居住感受完全不同。民宿提供的是一种更为自由的状态和更在地化的体验,就像住在自己家,可以烹饪美食,能够享受不同的格调和风景,同时可以融入当地人的生活。更像是一种美好的生活方式。

交谈中,记者能明显感觉到谢红玲已经没有了初遇疫情时的慌张,更多的是一种从容。

对于诗和远方,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

(责任编辑:李显杰 )
最新资讯和灾难信息, 灾难信息 北屋的k 走出疫情困扰的民宿业主 改变经营方式 继续追寻诗和远方已关闭评论
阅读量: 12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