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屋northhouse

北屋工作室 - 中国生存主义和灾难信息第一站

疫苗千呼万唤尚未出,赛诺菲差的只是运气吗?

2021-2月-15 周一 14:00 +0800

新冠疫情推动了热门生物技术mRNA疫苗的商业化发展。这种技术平台已经成为“快速”、“灵活”的疫苗研发的代名词,但并不是所有企业掌握了这门技术后都能在短时间内研发出疫苗,也许还需要一些运气。

法国疫苗巨头赛诺菲在新冠疫苗的竞争中可能运气不佳。作为全球最早参与新冠疫苗研发的企业之一,赛诺菲至今尚未将任何一款疫苗推向市场,而且还需要更长时间的等待。

疫苗千呼万唤尚未出,赛诺菲差的只是运气吗?

赛诺菲CEO保罗・哈德森(Paul Hudson)日前在接受法国媒体采访时表示,该公司与美国生物技术公司Translate Bio合作开发的mRNA新冠疫苗“今年不会面世”。该疫苗的临床试验预计将在本季度开始。

mRNA疫苗是赛诺菲研发的第二个新冠疫苗,但是这种以“快速”著称的技术路线,在法国人身上似乎并未体现出优势。赛诺菲的疫苗研发也将大幅慢于竞争对手。去年12月,赛诺菲与合作伙伴英国葛兰素史克(GSK)宣布,将其新冠重组蛋白疫苗推出的时间推迟到2021年年底,该疫苗原计划于2021年第二季度上市。

赛诺菲疫苗项目的接连推迟引发了业界对其研发能力的质疑。对此,赛诺菲法国总裁奥利维耶・博吉洛(Olivier Bogillot)本周予以强烈反击。博吉洛表示,疫苗研发成功取决于很多因素,与以往数年研发一款疫苗相比,新冠疫苗已经取得了不错的进展。

“我坚信我们的战略选择是正确的,如果回到去年3月再做一次选择,我们仍然会选择重组疫苗的技术路线,因为这是我们认为对抗新冠病毒最有前景的技术。” 他在一次法国电视采访中公开表示。

第一财经记者在今日联系博吉洛希望获得进一步回应,截至发稿时,对方尚未在非工作时间做出回复。

尽管赛诺菲的mRNA疫苗问世仍然有待时日,但是该公司已经决定,从今年下半年起,帮助其竞争对手辉瑞/拜恩泰科(BioNTech)和Moderna进行mRNA疫苗的装瓶和包装工作。目前,这两种mRNA疫苗被全球大多数国家使用,正面临产能短缺的问题。

目前,全球已有逾1亿人感染了新冠病毒,死亡人数超过240万。根据WHO的数据,正在研发中的疫苗数量超过200个,其中进入临床评估阶段的有数十个,但最终这些疫苗中能获得成功的将屈指可数。

美国制药巨头默沙东就是因疫苗研发效果不佳而中途放弃。上个月,默沙东宣布停止两款新冠试验性疫苗的研发工作,其中包括一款与法国病毒研究所巴斯德所合作的基于麻疹疫苗开发平台的新冠候选疫苗。

“令人感到可惜的是,法国在疫苗应对过程中确实慢于竞争对手很多。”一位法国巴斯德研究所病毒研究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遭遇挫折后,企业可能更加谨慎了。但问题是,临床试验开始得越晚,那么符合要求的志愿者入组也就越困难。

考虑到越来越多的人将被接种疫苗,赛诺菲将正在研发的疫苗寄希望于病毒的变异。哈德森表示,尽管这种疫苗今年将无法实现量产,但如果病毒持续变异,那么它有望在未来帮助全球抵抗新一轮的疫情。

不过,上述病毒专家认为,目前已经在用的疫苗看似仍然对变异病毒株有效,尽管一些研究表明效力下降。“赛诺菲现在的策略是展望未来,而不是从最早的病毒株开始做,我们当然也希望开发出一种针对大部分冠状病毒都有效的疫苗,但这需要时间。”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在赛诺菲和巴斯德看来,只要新冠疫情尚未终结,任何尚未上市的疫苗就都还有希望。尽管在新冠疫苗竞赛的前半程法国人运气不佳,但有科学家直截了当地指出,厄运不应该成为掩盖法国生物制药业“从高处坠落”的现实。

世界卫生组织的法国病毒学家和疫苗专家让-弗朗索瓦・萨卢佐(Jean-Fran?ois Saluzzo)表示:“法国人对全球疫苗研发的贡献似乎仍然停留在首支狂犬病疫苗,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自1990年代以来,法国专利的数量已经在很长时间内持续下降。”

法国可能并不缺乏创新能力,但是缺乏培养创新的土壤。疫苗“新贵”Moderna的CEO是法国人斯蒂芬・班塞尔(Stephan Bancel),但Moderna却在美国生物重镇马塞诸塞州获得了成功。

现代制药业正在经历从化学向生物科技和基因技术发展的重大转变,对技术产业化的要求更高。当法国仍停留在由基础研究向工业转化的初期阶段时,大西洋(600558,股吧)彼岸的美国人早已大量播撒创新的种子,并收获了“奇迹分子”。

(责任编辑:崔晨 HX015)
最新资讯和灾难信息, 灾难信息 , , 北屋的k 疫苗千呼万唤尚未出,赛诺菲差的只是运气吗?已关闭评论
阅读量: 17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