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屋northhouse

北屋工作室 - 中国生存主义和灾难信息第一站

经历疫情大考,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2020-11月-09 周一 07:54 +0800

蔡瑞山

北京市密云区太师屯镇小学校长

“最大感受是一定要注重培养学生自主学习的习惯和能力。从返校之后学生的学习成绩监测来看,自主能力学习较强的孩子,成绩基本没受疫情影响,但自主学习能力比较差、家长又不在身边的学生,确实是受到了一定影响。这就要求学校改变以往以老师教为主的教学模式,教师要作为引领者,站在学生身后给学生搭支架,让学生自主地学。”

李茂林

教育部国际司港澳台办副处长(挂职)

疫情暴发以来,作为高校一名普通教师,我始终坚守抗疫一线,从冰天雪地的先锋岗到酷暑难耐的志愿服务,和全校师生一道,铸成抗疫的坚强堡垒。作为教育部的挂职干部,我见证了教育部门强大的执行力和全国教育领域从业者的奋斗忘我精神。大家因为疫情而改变工作方式,却更加坚定了改革和创新的决心,坚定了做好教育工作和打赢疫情防控战的信心。

杨临风

洋葱学院联合创始人兼CEO

疫情期间,几乎全社会都把目光投向在线教育,企业的产品服务完全暴露在用户面前,接受大家的比较和评价。谁能符合用户的需求,真正让用户收获价值,谁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疫情期间,我们的DAU在高峰期同比增长10倍,注册用户增长1000万。洋葱学院能为社会输出即时可用的教育服务,这是一段非常难忘的经历,但我们并不希望再来一次。

黄婧玉

华中师范大学硕士、作业帮直播课初中语文老师

疫情同步免费课期间,讲到杜甫的《春望》中的“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我讲到为了抗击疫情,人们都宅在家,实际上外面春光已至,草木已经开始生长,也是另一种“城春草木深”。不过时代不同,很多有志之士冲上抗疫前线,所以我们也要有信心。我想让学生觉得“停课不停学”,老师和他们是在一起的。同时也是在鼓励自己,一定可以走出困境,迎来春天。

谢楚婷

广州大学学生

“从线下转到了线上,师生都在线上教学这条陌生的路上探索,共同学习进步。但不可避免会出现一些问题,一是设备不熟悉、网络信号差;二是师生之间的互动变少。师生都是对着冷冰冰的机器,缺少了线下教学课堂上的氛围。我更喜欢线下教学,可以更直接地跟老师交流。”

项佳

媒体人

我的女儿快上初三了,最大感受就是,有了居家和“神兽”更多相处的机会。漫长的“假期”中,我把各种题材的电影搜出来和女儿一起看,一起聊电影,我发现这是一种特别好的沟通机会,我们的关系比以前更融洽了。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冯琪 杨菲菲 吴苹苹 刘洋苏季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最新资讯和灾难信息, 灾难信息 , , 北屋的k 经历疫情大考,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已关闭评论
阅读量: 6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