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屋northhouse

北屋工作室 - 中国生存主义和灾难信息第一站

南财快评:第二波疫情袭来,欧洲疫情防控出了什么问题?

2020-10月-30 周五 12:37 +0800

  经历过今年夏季的疫情趋缓和经济、社会重启之后,欧洲在已然开启的秋日里迎来了猛然袭来的第二波疫情。从10月份开始,东西欧各国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急速上升,疫情防控形势再度恶化。在法国,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认病例连续突破三万例,个别日期甚至直指5万例。在德国默克尔在9月下旬确诊病例回复到2000多例时警告称“如此下去,圣诞节可能达到19200例”。没想到,仅仅一个月后,德国日确诊病例就已经暴增到15000例。除法德之外,一度将已经大致控制住的西班牙英国捷克等国也重现疫情大潮。面对汹涌而来的疫情,德国法国领导人先后下令对11月整月实施“封城”令,除必要的学校、工作场所和商业活动场所外,一律关闭。爱尔兰、西班牙、意大利、捷克、英国、瑞典等国也先后实施了程度不一的封锁性措施。

  欧洲第二波疫情的袭来在某种意义上并非意外之事,过去几个月里的许多活动其实已经为此埋下了伏笔。首先,各国并未待至疫情基本结束和必要的观察期后即解除封锁措施。例如,西班牙6月份开放边境、恢复常态时,单日新增病例仍有200例左右,这为此波疫情重来埋下了隐患。其次,每年夏季是欧洲人的旅游旺季,然而,各国皆未对游客的进出进行必要的健康检测。例如,意大利八月份的新增病例的一半是在暑假期间感染的,其中的拉齐奥大区其中一天新增病例中六成为度假返回人员。第三,游离于各国行政管理体制之外的非法移民等群体并未完全进入政府的疫情防控检测体系之内。行政管理体制的漏洞也构成了新一波疫情来袭的定时炸弹。第四,“大流行疲劳症”使得各国一旦采取解封措施,整个社会尤其是年轻人群体迅速开展各种群聚性社交活动,缺乏循序渐进步骤的解封措施使得年轻人成为本轮疫情浪潮的主要感染群体。

  除上述原因之外,欧盟成员国之间和欧洲国家内部不同地区之间缺乏协调一致的行动也为疫情卷土重来提供了可乘之机。在欧盟成员国的协调方面,由于欧盟缺乏卫生政策的制定权,卫生政策的制定权仍然保留在成员国手中。在欧盟层面,尽管欧委会建立了疫情风险分级系统,由欧洲疾控中心根据各国疫情状况将各地分类为红色、橙色和绿色三个登记并对来自不同地区的人员采取不同的疫情防控措施,然而,各国政府仍然是本国入境管控措施的最终决定者。各国政府则根据自己对疫情防控、人员旅行、经济重启的不同偏好做出了缺乏一致性的疫情防控措施。例如,在荷兰和比利时这两个国土合计面积少于我国重庆市的国家,在口罩佩戴的问题上都采取了不一致的规定。其次,在同一个国家内部的不同组成单位之间,尤其是联邦制国家的州之间,许多疫情防控措施都无法达成一致。因此,即使有些国家或者地区采取了较为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由于彼此之间缺乏协调一致,其防控效果也往往大打折扣,这也是欧洲此次第二波疫情几乎同时在所有欧盟国家卷土重来而非局限于个别国家爆发的主要原因之一。从这个意义上说,欧洲国家的此次疫情重临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欧盟超国家治理和行政管理缺陷的结果。

  (作者系德国汉堡大学法学博士)

  (作者:杨国栋 编辑:李靖云)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
最新资讯和灾难信息, 灾难信息 , , 北屋的k 南财快评:第二波疫情袭来,欧洲疫情防控出了什么问题?已关闭评论
阅读量: 10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