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屋northhouse

北屋工作室 - 中国生存主义和灾难信息第一站

后疫情时代的教育培训:出清与分化过后,获客成本高企成新挑战

2020-9月-14 周一 23:34 +0800

后疫情时代,面对获客成本高企,教育培训机构该如何发展?

“秋季开学后,许多孩子的培训教育开始转为线下。有家长表示,他们还是喜欢线下课,认为线下更能学到东西。”一位教育培训机构的负责人说,后疫情时代,教育培训还将面临很大的变动。

年初,疫情突然来袭,大多数行业停产停业,在困境中坚守。而口罩、在线教育等为数不多的行业却在危机中找到转机。多家教育培训机构员工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疫情暴发后,机构紧急上线了线上培训课程。

后疫情时代,资本以及更多的教育机构急冲进这一领域。如此一来,直接导致了线上教育机构获客成本的增加,销售费用支出的增加。

优胜劣汰是生存法则,竞争加速了行业的出清及分化,疫情期间资本实力不足的企业过得尤为艰难。企查查数据显示,今年截至9月7日,教育行业企业消失了7.06万家。

后疫情时代,面对获客成本高企,教育培训机构该如何发展?近日,多家教育培训机构的员工也告诉记者,线上的培训机构仍然在持续,更多机构开始采取线下与线上培训相结合的方式。

后疫情时代的教育培训:出清与分化过后,获客成本高企成新挑战

被疫情深刻影响的教育培训行业

2020年初,疫情突然来袭,线下教育机构经受着史无前例的考验。

上海一位学生家长谢先生近日告诉记者,疫情暴发前,他为孩子报了好几门培训课程。疫情发生后,出现了部分培训机构跑路的情况,于是他后来报培训课的时候更加谨慎,每次只报十节左右的课,这样即使再次遭遇培训机构跑路,自己的损失也会更小一些。

年前仔细对比之后挑选了线下培训课程的张女士,面对疫情不得不转移到线上,“目前北京地区取消了这次CPA考试。虽然感觉线下培训课程更有效一些,但在疫情之下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线上课程培训。疫情逐渐平息后,我也慢慢适应了线上课程的节奏,10月份的考试在即,不会再重新选择线下课程了。”张女士说。

36号公园中国区总校长田丰告诉记者,在疫情之前,36号公园主要以线下培训为主,“我们一家中心,疫情前有280多个孩子,疫情开始后,我们并没有重视去维护,感觉应该很快会正常起来,乐观了没多久,我们发现必须要做点什么了,因为身边的同行都在想办法维系与家长的黏性。我们就推出了1个月线上课程,有67%的家长参与进来。一个月课程结束,我们开始重新思考,如何快速推出高质量的线上课程,应对家长不同的需求,而且最好能收费。”

不只36号公园。近日,位于悠唐广场的幼儿英语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疫情来袭后,学生不能来机构上课,培训机构紧急推出了线上业务,让学生在家也能上课。

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至今(截至9月7日),在线教育行业企业新增数量为3.69万家。

在线教育打了一次翻身仗。好未来2021财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为9.11亿美元,同比增长35.2%,归母净利润为8165万美元,同比扭亏为盈。其中,学而思网校的营收占比达到了25%,随着疫情带动在线教育渗透率的进一步提升,学而思网校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33%,带动了好未来整体收入的增长。

疫情之下,资本也押注教育行业。2020年至今(截至9月7日),共有166家教育行业公司获得融资,其中23家教育行业公司获得1亿元以上的融资金额。猿辅导获得腾讯投资、高瓴资本等投资机构的12亿美元投资;作业帮获得软银集团、方源资本、红杉资本等投资机构的7.5亿美元融资;伴鱼获得合鲸资本、天际资本等投资机构的1.2亿美元融资……

伴鱼创始人黄河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目前投资款已经到账,融资过程是比较顺利的,基本上两个月就取得了。正常来讲,像伴鱼这个体量的公司,整个融资流程会比较复杂一点,一般在6个月-9个月。

行业的出清与分化

事实上,不少教育培训机构没能挺过这次疫情。企查查数据显示, 今年1月1日至9月7日,全国教育行业新增企业的数量为25.24万家,而2019年全年,该数据为40.76万家。今年截至9月7日,全国范围内教育行业吊销注销企业数量为7.06万家。

疫情挡住了学生走进培训课堂的脚步,机构也就没有了收入。但是,对于拥有线下门店的培训机构来说,员工工资、房租、水电等都是必要的支出,停课的情况下,利润表上“有出无进”。36号公园中国区总校长田丰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疫情期间,我身边就有教育培训机构撑不住,最后跑路的。很多人都认为教育培训行业赚钱,其实学费都是预收款,是不能计入收入的。疫情很突然,所以更考验机构对于现金流的控制能力以及危机面前的应变能力。”

优胜劣汰是生存法则,突如其来的疫情加速了行业的出清及分化。企查查数据显示,今年截至9月7日消失的7.06万家教育行业企业中,注册资本在100万元以下的企业有4.86万家,占到总数的68.84%。

国盛证券研报显示,回顾上半年疫情影响下各细分赛道的表现,民办高教板块由于需求刚性强,且采用全年统一招生+学费预收模式,受疫情影响较小;职业教育板块受疫情影响,上半年收入及业绩出现下滑;K12线下培训方面,上半年收入和业绩受疫情影响较为严重。

数据来看,职业教育板块中,龙头企业中公教育(002607,股吧)和中国东方教育2020年上半年收入分别同比下滑22.8%及16.7%,中公教育归母净利润为-2.33亿元,中国东方教育归母净利润为2.43亿元,同比下降22.4%。

受疫情影响被紧急叫停的K12线下培训受到的冲击更强烈。上半年,紫光学大(000526,股吧)营业收入同比减少23.3%,归母净利润同比减少53.4%;卓越教育集团营业收入同比减少11.3%,归母净利润同比减少28%;豆神教育和昂立教育(600661,股吧)归母净利润同比转亏。

掌门一对一有关人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疫情给行业带来的冲击是平等的,所有人都需要共同面对影响。不论是从C端需求考虑,还是从企业的内部运转考虑,在这样的灾难性事件面前,想依靠短期内的适应与调整很难,这需要的是一个长期储备和积累的过程。

国盛证券研报称,疫情加速了行业洗牌,K12线下培训市场高度分散,本次疫情影响下,中小型机构或面临租金难以覆盖、教师人才流失的风险,疫情或加速长尾机构出清。而全国性及区域性龙头机构通过快速线上布局实现业务延续,并借此行业整合机会扩张网点,从而进一步提升市场占有率。

后疫情时代,获客成本高居不下

受益于疫情期线上教育迎来爆发期,那么走到后疫情时代的线上教育又迎来新的问题。

掌门一对一有关人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疫情对在线教育带来的最大影响莫过于让用户以最快的速度接触和熟悉在线教育,对在线教育的认知度和接受度越来越高,从这个角度来说对在线教育会是一个长期深远的影响。

线下教育逐步步入正轨,线上教育是否还能持续疫情期间的爆发式增长仍然存疑,OMO(线上与线下的融合)也受到关注。

田丰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秋季开学后,家长都开始转为线下。有家长表示,他们还是喜欢线下课,认为线下更能学到东西,现在100%都还是在线下。不过,他表示,现在已经开始准备线上课程,即便没有疫情,他们也打算线下为主,线上作为补充。目前他们唯一考虑的就是线上成本,也就是课程制作本身带来的成本,对于服务器、推广等成本则没有考虑。

伴随着疫情期间带来的在线教育机构兴起和资本的涌入,在线教育行业竞争更加激烈,随之而来的是获客成本也更高。

根据多鲸资本《2019年在线K12教培行业分析报告》,2019年暑期K12在线教育公司营销投放达到30亿-40亿元。2020年疫情期间各公司推出大量免费课程,暑期营销投放力度不减,预期投放力度超过50亿元。广告营销方面,各家公司营销渠道多元化,地面广告、社群营销、赞助代言等形式均被广泛采用,在K12在线渗透率提升过程中,各机构均加大获客力度以积累用户规模。

在线教育行业企业数量的增多直接推动了获客成本的提高。伴鱼创始人黄河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只要竞争激烈,今年在线教育行业的获客成本大体上不会有明显的下降。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张妍E 编辑 赵泽 校对 李世辉

(责任编辑:李显杰 )
最新资讯和灾难信息, 灾难信息 , , 北屋的k 后疫情时代的教育培训:出清与分化过后,获客成本高企成新挑战已关闭评论
阅读量: 11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