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屋northhouse

北屋工作室 - 中国生存主义和灾难信息第一站

牛津疫苗核心技术公司Vaccitech CEO: 新冠疫苗或需定期接种 大流行期间非营利运作

2020-8月-26 周三 08:59 +0800

BillEnright:定期针对SARS-CoV-2进行免疫接种是可行的,就像针对流感一样,但是我们目前所认识到的还不足以预测这一点。其它对人类有致病性的冠状病毒的出现以及其它致命性冠状病毒(如MER…

Bill Enright:定期针对SARS-CoV-2进行免疫接种是可行的,就像针对流感一样,但是我们目前所认识到的还不足以预测这一点。其它对人类有致病性的冠状病毒的出现以及其它致命性冠状病毒(如MERS-CoV)的暴发仍然是全球性威胁。因此,我们必须继续投资并完善能够预防未来全球性流行性疾病的疫苗平台。

世界各国正严防死守新冠疫情今年秋冬卷土重来,面对这场尚看不到终点的全球公共健康危机,新冠疫苗研发的赛道上已有近170个候选疫苗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奔跑。

根据世卫组织(WHO)最新公布的候选疫苗草案,已有169种疫苗处于试验阶段,几乎所有传统和新兴的疫苗研发途径都在同时尝试,30种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其中6种处于三期临床试验阶段,领跑的有三款来自中国,其它三款分别来自英国美国和德美联合研发。

由英国牛津大学与英国制药巨头阿斯利康合作的疫苗AZN1222此前被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认为是在全球进展最快的候选新冠疫苗,也被公认是世界上最有希望与新冠病毒作斗争的疫苗,因而倍受追捧,迄今已获得来自英国、美国、欧盟、澳大利亚印度巴西等国政府以及全球疫苗免疫联盟等机构预订的合计每年约30亿剂供应合同。

拥有该疫苗研发最至关重要知识产权的Vaccitech公司首席执行官恩莱特(Bill Enright)日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专访,就新冠疫苗研发、作用机制以及相关前景等做了深入探讨。

恩莱特表示,牛津疫苗不但能够诱导非常高水平的CD8+T细胞,而且诱导抗体和CD4+T细胞的水平也和其它先进的疫苗技术相当。

这意味着牛津疫苗激活的T细胞免疫反应,既可以通过CD4+T细胞帮助其它细胞增强针对病毒的抗体产生,也能通过CD8+T细胞直接杀死、清除感染了病毒的宿主细胞。

作为一家新兴的临床T细胞免疫疗法公司,Vaccitech由牛津大学詹纳研究所科学家夫妇Sarah Gilbert教授和Adrian Hill教授在2016年共同创立,致力于开发治疗和预防传染病与癌症的产品,两人拥有10%公司股权,牛津科学创新公司(OSI)占股46%,还引入了谷歌GV、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等外部战略投资者。

Vaccitech于今年1月利用其独有的平台技术专利参与开发腺病毒载体疫苗,随后与阿斯利康签署合作协议,4月疫苗开始人体试验,在7月下旬阿斯利康公布了令人鼓舞的早期临床数据,疫苗产生强烈免疫反应,并产生持续两个月能对抗新冠病毒的抗体和T细胞,形成双重保护,目前正在英国、巴西、南非等国进行第三阶段人体试验,已有上万名志愿者接受注射,近期有望公布三期临床数据,预计9月至10月可以开始交付疫苗供紧急使用。

根据达成的特许权使用费协议,Vaccitech将受惠于疫苗成功带来的大笔特许权使用费以及类似获得监管批准这样重要研发进程的“里程碑”付款,但有个前提――双方都同意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以非营利为基础运作,疫苗价格仅收取生产和分销成本,以确保疫苗的全球供应和公平使用。

据介绍,在新冠大流行期间,牛津大学和Vaccitech不会从疫苗中收取任何特许使用费。只有当世卫组织将疫情的全球威胁水平从“大流行”降低时,疫苗价格才会有所提高。

英国政府已向牛津大学和阿斯利康支付6550万英镑,将在今年年底前优先获得1亿支疫苗。除此之外,英国政府还先后预订了另外五款有希望的候选疫苗,包括向美国辉瑞预订3000万剂mRNA疫苗,法国药企瓦尔内瓦6000万剂灭活疫苗,英国葛兰素史克6000万剂基于重组DNA技术的疫苗,美国Novavax 6000万剂疫苗,杨森制药3000万剂疫苗。

英国商务大臣夏尔马(Alok Sharma)说:“政府建立有前途的候选疫苗的战略将确保我们有最大机会找到可行有效的疫苗。”疫苗将首先提供给一线卫生和社会护理工作者、少数民族、患有严重疾病的成年人和老年人。

英国也在与疫苗联盟GAVI、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CEPI)、世卫组织和其它一些国家积极合作,以帮助购买疫苗,确保将疫苗公平分配给低收入国家。

“在所有人都安全之前,没有人是安全的,”夏尔马说,“因此全球合作对于我们一劳永逸地战胜这种病毒至关重要。”

牛津疫苗何以建立先发优势

《21世纪》:现在全世界回归正常生活的希望都寄托在(新冠)疫苗上,值得庆幸的是,包括贵公司拥有核心知识产权的牛津疫苗AZD1222在内,有六支疫苗已进入三期临床试验阶段,领跑全球169个不同的疫苗开发项目。在你看来,是什么让牛津疫苗成为这场全球疫苗竞赛中的佼佼者?

Bill Enright:有效的疫苗无疑是解决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最初开发速度而言,牛津疫苗之所以能迅速开发和部署以对抗COVID-19,是因为牛津本来就拥有的对于冠状病毒和疫苗平台(即黑猩猩腺病毒载体ChAdOx)两方面的知识。

此前牛津大学和Vaccitech已经进行了ChAdOx对抗另一种冠状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CoV的人体测试,结果表明至少在接种疫苗的一年内,可以检测到ChAdOx能够安全地诱导针对冠状病毒刺突蛋白的抗体和细胞免疫应答。

现在由阿斯利康独家授权的COVID-19疫苗AZD1222,在某种程度上利用了MERS-CoV疫苗的设计和剂量。MERS-CoV疫苗仍是由Vaccitech保留其商业权利的单独产品。

我们先前就拥有的冠状病毒疫苗专业知识以及ChAdOx技术平台卓越的疫苗特性,推动AZD1222成为实际领先的COVID-19候选疫苗。

《21世纪》:与Moderna和辉瑞正在研发的基于mRNA(信使核糖核酸)诱导免疫反应的核酸疫苗相比,你认为牛津疫苗的主要优势是什么?

Bill Enright:作为一项技术,ChAdOx真正不同于其它疫苗,它不但能够诱导非常高水平的CD8+T细胞,而且诱导抗体和CD4+T细胞的水平也和其它技术相当。

ChAdOx最初被选择并得到优化是因其诱导CD8+细胞的能力,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将ChAdOx用在T细胞已知的疾病治疗环境来改善结果,例如HBV(乙肝病毒)、HPV(人乳头瘤病毒)和癌症。

《21世纪》:你刚才提到Vaccitech在将ChAdOx这种腺病毒载体应用于新冠疫苗之前,已有一些其它探索,这是否意味着一旦新冠疫苗证实开发成功,将促进基于腺病毒的疫苗进入更广阔的医疗领域?

Bill Enright:ChAdOx平台是由牛津詹纳研究所开发的,除了拥有针对新疾病如COVID-19的非专有权利,Vaccitech在许多传染性疾病适应症和所有治疗性癌症适应症中均拥有ChAdOx平台的独家许可。

我们对最初从黑猩猩身上获取的腺病毒载体进行了广泛的基因修饰,使它无法在人体内复制从而变得安全,同时可以容纳与病原体或肿瘤细胞相关的遗传物质。

给药后,它进入细胞并促进其遗传物质的表达和呈现,以刺激针对靶标的强大而广泛的免疫反应,包括抗体、CD4+T细胞和CD8+T细胞。这种机制可用于预防接种,例如用于COVID-19疫苗,Vaccitech的MERS冠状病毒和带状孢疹疫苗,也可以把ChAdOx初免疗法的一部分与另一种修饰过的病毒载体――改良型牛痘安卡拉病毒一起用于免疫疗法。

此外,Vaccitech正在开发用于慢性HBV(慢性乙肝病毒)、高危HPV(人乳头瘤病毒)感染、非小细胞肺癌和前列腺癌的产品。

如果COVID-19疫苗获得成功,那么在市场上发展和分销基于腺病毒的疫苗和免疫治疗产品将恰如其时。我们的目标是使Vaccitech的产品在应对重大疾病方面占据领先地位。

新一轮融资已与中国投资者接触

《21世纪》:你如何看待与中国同行的合作?Vaccitech在中国市场有哪些正在进行的合作项目?

Bill Enright:Vaccitech与康希诺生物(CanSino)正在进行合作,康希诺在中国引领了COVID-19疫苗的开发而且最近在科创板上市。我们从2018年一直在合作,并将使用Vaccitech的ChAdOx平台开发一种带状孢疹疫苗。

我们的投资者也包括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我们在当前的筹款工作中也与中国投资者进行了接触。

《21世纪》:在《柳叶刀》发表的I / II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牛津疫苗产生了强烈的免疫反应,目前疫苗的三期临床试验进展如何,是否有更加振奋人心的好消息―――特别是疫苗能否引起比较持久的抗体和T细胞免疫应答?以及在预防感染和减轻症状上,哪个效果更加突出?

Bill Enright:Vaccitech不再参与COVID-19疫苗的临床开发,因此我们无法对此做出评价。 关于MERS疫苗的数据表明抗体和T细胞都将持续至少一年,但COVID-19疫苗的结果仍有待证明。

等正在进行的三期临床研究数据出来后,我们就能对COVID-19疫苗的临床反应有更多了解。

能否提供永久免疫仍不可预测

《21世纪》:伦敦国王学院最近一项研究显示,新冠患者在症状发作(POS)约五周后中和抗体反应升至峰值,然后迅速下降,三个月内基本丧失,并没有产生预期的持久免疫力。参与该项研究的学者担心,疫苗能否比自然感染产生更多的保护性免疫力。从贵公司的实践看,未来是否可能研发出可以提供永久免疫保护的新冠疫苗?还是说,更可能的情形是,人们需要接受与新冠病毒长期共存的现实,为了防止被感染和重新感染击倒,每年得进行新的疫苗接种?

Bill Enright:每个人都希望从正在进行的众多的COVID-19研究和疫苗试验中获得数据,并希望这些数据将有助于回答这些问题。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除了抗体和CD4+T细胞外,我们希望AZD1222诱导的高水平的CD8+T细胞将推动长期免疫。

定期针对SARS-CoV-2进行免疫接种是可行的,就像针对流感一样,但是我们目前所认识到的还不足以预测这一点。其它对人类有致病性的冠状病毒的出现以及其它致命性冠状病毒(如MERS-CoV)的暴发仍然是全球性威胁。因此,我们必须继续投资并完善能够预防未来全球性流行性疾病的疫苗平台。

《21世纪》:新冠病毒现在有至少11种不同毒株。从研究报告看,牛津疫苗产生的免疫应答似乎能够对抗SARS-CoV-2的不同株系。这是否意味着AZD1222疫苗足以有效应对冠状病毒发生的突变,还是只能针对其中部分有效?是否也因此意味着人们需要接种不同类型的疫苗?

Bill Enright:同样,我们将不得不查看更多数据以了解交叉反应。现在医学界已经描述了SARS-CoV-2的几种突变,尽管它们似乎很少见,而且至今还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所有疫苗开发商、政府和公共卫生组织都需要继续监测其疫苗是否与任何新的突变株具有足够的交叉反应性。

新冠“大流行”期间不以营利为目的

《21世纪》:因为这场大流行,疫苗研发领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资金支持,在你看来,未来全球疫苗研发环境是否会更为宽松和高效?贵公司承诺不会在大流行期间寻求收取任何特许权使用费,阿斯利康也承诺在大流行期间以“成本价”出售疫苗,这非常值得赞赏,但毕竟投资都需要合理回报,你怎么看待COVID-19疫苗最终的投资回报率?

Bill Enright:考虑到已经获得了公共资金和对候选疫苗的支持以及疫苗开发公司的估值急剧上升,COVID-19大流行之后的一段时间内,全球疫苗开发的资金环境的确可能更加有利。人们正在见证疫苗对许多疾病的价值。牛津大学和Vaccitech早先做出“在大流行期间不以营利为目的”的决定,是这种情况下的正确做法。

为了与阿斯利康达成独家协议,Vaccitech将其对COVID-19疫苗的专利权授权给了牛津大学,以换取疫情结束后牛津大学收到“里程碑”和特许权使用费的一定百分比。

市场的长期发展方式很难预测,但是许多分析家和行业评论家一致认为,近期内将有COVID-19疫苗的商业市场。ChAdOx平台的验证将成为Vaccitech及我们的其它产品在预防和治疗方面的重要价值驱动力。同时我们也会受到生物技术领域同行公司的鼓舞。

(作者:师琰 编辑:辛灵)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最新资讯和灾难信息, 灾难信息 , , 北屋的k 牛津疫苗核心技术公司Vaccitech CEO: 新冠疫苗或需定期接种 大流行期间非营利运作已关闭评论
阅读量: 19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