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屋northhouse

北屋工作室 - 中国生存主义和灾难信息第一站

群体免疫宣告无效!全球多地发现新冠“二次感染”,那打疫苗还有用吗?

2020-8月-25 周二 23:08 +0800

  据多家媒体24日晚间报道,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团队证实,一名33岁男子先后在今年3月和8月两次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这也是全球首例被官方确认“二次感染”的病例。

  全球多地发现“二次感染”

  综合无线新闻、香港01等香港媒体24日报道,被证实二次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为一名33岁男子,他于今年3月底确诊感染新冠病毒,4月中旬康复出院,8月初经英国西班牙旅行,返回香港后接受检测再度确诊。

  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团队证实,该患者两次感染的病毒株基因排序明显不同。所以判断为康复之后的二次感染,而不是“复阳”病例。

  这次研究团队主要人员包括港大李嘉诚医学院的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及临床副教授杜启泓等。研究人员发现,患者两次受感染的病毒基因组属于不同的基因分支,两次的病毒之间共有24个不同的核苷酸。同时,研究团队在9种蛋白质中发现氨基酸的差异,包括第一次感染的病毒中发现ORF8蛋白缺少58个氨基酸。

  研究人员表示,这一结果显示新冠康复病例获得的抗体可能不足以支持四个多月,但也不能排除病毒在欧洲完成变异,使得此前产生的抗体无法提供完全保护。目前仍需要后续的研究才能判断病毒改变的程度,以及对免疫效果的影响。

  该团队还指出,以往就有证据显示,新冠肺炎患者体内的抗体水平会在其感染数个月后逐步下降。

  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临床副教授杜启泓认为,此次出现的二次感染病例,说明确诊新冠肺炎即使康复后,可能也并非“一世免疫”,新冠病毒或许会像流感病毒等一样,长期在人群中存在。他还表示,二次感染病例的出现也会对疫苗的研究有所启示。

群体免疫宣告无效!全球多地发现新冠“二次感染”,那打疫苗还有用吗?

  图源:东方时空

  对于这次“二次感染病例”,世卫组织流行病学家玛丽亚・范克尔霍夫在周一的简报会上表示,目前全球确诊病例已经超过2400万人,需要站在人口水平的角度来看待这样的事情。

  范克尔霍夫同时表示,她目前正在研究香港的案例,目前只能确认感染患者能够产生免疫反应,但免疫反应的强度和持续时间仍不清楚。

  香港之后,荷兰国家广播公司NOS当地时间25日援引病毒学家的话说,荷兰和比利时各有一名患者已被证实第二次感染了新冠病毒。

群体免疫宣告无效!全球多地发现新冠“二次感染”,那打疫苗还有用吗?

  荷兰患者是一个免疫系统较弱的老年人。病毒学家强调说,确定是否是第二次感染新冠病毒,需要对第一次和第二次感染的病毒进行病毒基因检测,以查明两种病毒是否略有不同。荷兰政府顾问库普曼斯表示,人们预计会再次感染新冠病毒。她说:“有人会再次感染新冠病毒,这并不会让我感到紧张,我们必须看看这是否是经常发生。”

  报道指出,比利时患者目前有轻度症状,但“这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这表明患者在第一次感染时产生的抗体不足以防止第二次感染稍有不同的变异新冠病毒。病毒学家表示目前尚不清楚这种情况是否罕见,或者“还有更多的人在康复六个月或七个月后可能会再次感染新冠病毒”。

  群体免疫无效

  “二次感染”意味着群体免疫宣告无效,消息一经发布就在网络上引起热议。

  对此,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医生25日在其个人微博上表示,“再感染”病例非一般意义上“复阳”,仍需要进一步的研究证据,包括病毒培养,需要证实是属于核酸阳性,还是活病毒。同时彻底比较两次感染病毒的核酸全序列。这还需要看港大进一步发表的学术论文,新闻报道级别的还不能提供充分的学术信息。

群体免疫宣告无效!全球多地发现新冠“二次感染”,那打疫苗还有用吗?

  张文宏指出,“再感染”关乎免疫的持久性,也关乎未来疫苗保护的时间和重复接种疫苗的间歇时间。这次四个月后就发生再感染,还是属于个例,这个问题应该在更大的感染后人群中观察,全球目前有2200多万人感染过,如果“再感染”成立,那么在新冠高发和流行地区,再感染会成为常态。

  港大医学院内科学系临床教授孔繁毅表示,该名病人8月在欧洲感染了当地流行、带有D614G变异的新冠病毒,返港时病毒量高、周期阈值(CT值)26.69,当时没验出任何抗体,直至住院5日才验出IgG抗体。换言之,他自4月14日出院,抗体4个月内消失。

  此前,《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上发表的一篇研究显示,在8周时间里,81%的无症状感染者体内抗体会减少,而有症状人群中抗体减少的比例为62%。

群体免疫宣告无效!全球多地发现新冠“二次感染”,那打疫苗还有用吗?

  图源:Nature Medicine

  同时,不到60天的时间里,竟然有40%的无症状感染者体内抗体会降低到无法检测的水平。而即便是有症状的确诊者,也会有12.9%的患者抗体下降到无法检测。换句话说,2个月后,就有的患者已经没抗体了。

  袁国勇认为,研究结果表明,新冠患者首次染病康复后,免疫力不足以维持超过4个半月,意味着病人感染后,免疫力未必能够维持较长一段时间,也表明康复者未必不用接种疫苗。

  抗体是一种蛋白,并不会永久存在于血液中,而是随着时间进行会发生降解,而且产生抗体的记忆B细胞也会逐渐消失,从而降低了抗体浓度。在抗体浓度低的情况下,如果一个人去接触新的病毒,那么极有可能会引发新的感染。

  以往大多数新冠康复者都有血清中和抗体,因此普遍认为他们康复后不会受感染。但研究团队发现,有证据显示部分患者的抗体水平可在数月后“逐渐下降”;个别患者在康复期间,呼吸道分泌物内的病毒RNA数量水平仍然高,属可验出阳性结果的水平,这种情况可以长达3个月。

  除了抗体会随着时间迅速减少,病毒变异也令寄希望于群体免疫的国家防不胜防。

  最新一例引发关注的病毒变异情况来自马来西亚:8月16日,马来西亚卫生部总监努尔称,在现有确诊病例中,确认了4例D614G变异毒株。

群体免疫宣告无效!全球多地发现新冠“二次感染”,那打疫苗还有用吗?

  据报道,马来西亚官员在公布确认4例D614G变异毒株时,指出突变毒株“具有10倍的传染性”,引发广泛讨论。

  8月15日,印媒报道称,印度研究人员在东部奥里萨邦,发现了73种新冠病毒毒株的变种。首席研究员达斯博士称,研究人员对包括752个临床样本在内的1536个样本测序,最终首次在印度报告了两个新的病毒谱系。

  俄罗斯6月底也表示,在俄境内传播的新冠病毒发生突变,但专家认为突变未导致病毒性状发生重大变化。

  日本专家8月9日指出,日本流行毒株发生少量碱基变异,或自6月下旬起从东京扩散;一天后,韩国通报从境外输入病例中,发现3种影响传染的“突刺蛋白”变异事例……

  此外,越南冰岛等国均传出发现新冠病毒变异的情况。

  疫苗还有用吗?

  说到这,可能就有人有疑问了,“如果连康复者都不能免于二次感染,那么我们还有必要研发疫苗吗?毕竟疫苗的作用也是让人体产生抗体。”

  对此,世卫组织曾表示,要对抗新冠病毒,人体可不是只靠抗体,需要以抗体为主的体液免疫和以效应细胞为主的细胞免疫双双出击!

  正因为如此,才需要研发疫苗,通过疫苗持续让机体产生特异性免疫,同时激活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而且会进行多次的疫苗接种,从而不断强化特异性免疫。

  据科普中国报道,疫苗能够同时产生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并通过多次接种强化免疫,可以说是对抗感染的重要策略。

群体免疫宣告无效!全球多地发现新冠“二次感染”,那打疫苗还有用吗?

  记忆细胞对抗病毒机理(图源:科普中国)

  对于病毒变异问题,上海交大医学院上海市免疫学研究所教授、上海市免疫学会副理事长王颖表示,公众其实不必对新冠病毒的变异感到恐慌,这些变异造成目前研发疫苗失败的可能性是比较小的。

  王颖分析说,因为从目前正在研发的疫苗类型来看,如果是灭活病毒疫苗,灭活病毒上所含有的表位数量众多,足以诱导免疫保护作用;如果采用的是病毒关键蛋白作为候选疫苗靶蛋白,那么需要对这些突变的位点做进一步分析,判断是否会让在研疫苗失效。

  据介绍,全球用于疫苗研发的靶蛋白基本上是两种――S蛋白(刺突蛋白)和N蛋白(核衣壳蛋白),这些蛋白免疫人群后,可以诱导产生免疫保护。以S蛋白为例,新冠病毒正是通过这种蛋白质与人体细胞表面的ACE2(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结合,从而入侵细胞。将靶标为S蛋白的新冠疫苗注射入人体后,免疫系统所产生的抗S蛋白的抗体就会阻断病毒进入宿主细胞。与此同时,抗S蛋白的免疫记忆可以使免疫过的个体再次感染后,迅速产生特异性抗体,从而阻止其进一步感染人体细胞,起到免疫保护作用。

群体免疫宣告无效!全球多地发现新冠“二次感染”,那打疫苗还有用吗?

  新冠病毒的S蛋白结合ACE2进入细胞(来源:君实生物)

  因此,新冠病毒基因突变如果没有造成编码蛋白的序列改变,就不会影响蛋白质诱导免疫,疫苗对突变病毒仍然是有效的。这类不影响编码氨基酸序列的基因突变叫作“无义突变”,对所编码的氨基酸有改变的突变则称为“有义突变”。王颖指出,“有义突变”还可以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突变的氨基酸残基确实会影响蛋白质的免疫原性,即诱导特异性免疫反应;另一种情况是所发生突变的氨基酸并非位于主要表位区,对疫苗诱导产生免疫保护作用的影响不大。

  研究人员也表示,除非患有慢性疾病,否则二次感染病例的症状都不会太严重,估计死亡率等数据有可能下降。

  事实上,新闻上已经报道过多起二次感染或者康复后复发的情况。而在动物实验中也观察到了类似的情况。比如,一篇在恒河猴身上的实验就证实,在恒河猴感染28天后,继续让其接触新冠病毒,结果猴子发生了二次感染。

  比较让人欣慰的是,恒河猴二次感染后痊愈时间要比初次感染更快,感染的影响也相对小些,这也让研究人员推测,人类是不是也会有相似的情况,如果发生二次感染,可能症状就没有初次感染那么重了。

  据金融时报报道,海外研究人员从香港这起病例得出令人欣慰的结论,因为这起二次感染是无症状的――似乎表明患者的免疫系统可能阻止了疾病发展,尽管没能阻止病毒进入其体内。

群体免疫宣告无效!全球多地发现新冠“二次感染”,那打疫苗还有用吗?

  图源:《金融时报》

  “很难从一次观察作出任何有力推断。”英国惠康桑格研究所(Wellcome Sanger Institute) COVID-19基因组项目的杰弗里?巴雷特(Jeffrey Barrett)表示。“情况或许是这样:当二次感染确实发生时,症状不很严重,尽管我们不了解这名患者被再次感染后是否具有传染性。”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 Tropical Medicine)微生物发病学教授布兰登?雷恩(Brendan Wren)表示:“病毒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变异是可以预料的。这是一例非常罕见的二次感染病例,它不应否定全球开发COVID-19疫苗的努力。”

  不过,这起病例说明了新冠病毒可能会像流感病毒一样在人群中长期存在,此前痊愈的患者也需要注意保持社交距离以及接种疫苗。

  为尽快控制疫情蔓延,全球多国加快疫苗研发步伐。俄罗斯已注册首款新冠疫苗“卫星V”。印度总理称该国将大规模生产本土新冠疫苗;南非17日启动第二个疫苗临床试验;古巴国产疫苗即将投入临床测试。

  尽管疫苗研发的捷报频传,但在疫苗正式投入使用前,专家警告称,民众仍应保持警惕,遵守防疫规定。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FX168。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最新资讯和灾难信息, 灾难信息 , , 北屋的k 群体免疫宣告无效!全球多地发现新冠“二次感染”,那打疫苗还有用吗?已关闭评论
阅读量: 17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