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屋northhouse

北屋工作室 - 中国生存主义和灾难信息第一站

“我们回家吧!”弟弟失联多年,姐姐飞越一千多公里赴广州寻亲

2019-9月-06 周五 12:15 +0800

“谢谢!谢谢!”刚下飞机,刘婷(化名)就冲上前来握住志愿者的手,泪流不止。除了感谢,刘婷不知该如何表达当时的心情。

1995年,刘婷的弟弟刘远(化名)离家来到广东。期间,刘远曾在中山打工。但几年前却突然与家人失去联系。家人多次到中山寻找无果。

9月4日,“让爱回家”广州志愿者服务队的志愿者在白云区太和镇发现了刘远的踪迹。

9月5日晚7时50分,在太和镇人民政府附近的广州环城高速桥洞下,刘远和刘婷姐弟见面了。

“我们回家吧!”弟弟失联多年,姐姐飞越一千多公里赴广州寻亲

“大哥你别跑,我很害怕”

志愿者陈必娇是第一个跟刘远接触的志愿者。

她给刘远买了水果,也尝试和他沟通,但均告失败。于是,她一路尾随刘远,直至走到一个偏僻的巷子里。

“当时是晚上,很黑。我就对他喊了一句‘大哥你别跑,我很害怕。’我一叫他就停下来了。”陈必娇说,“我觉得他很善良,而且能够理解我说的话。”当时她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助他找到家人。

从那时候起,陈必娇一有时间就到太和寻找刘远,还拜托当地的朋友留意他的行踪。“但是每次找到他,他都会换一个地方住。”陈必娇说。

后来他们也找到了方法:每次与他分开后便悄悄尾随他,便于下次寻找。

志愿者前前后后跟刘远接触了四五次,直到9月4日,在“让爱回家”广州志愿者服务队队长刘富旺的沟通下,刘远终于写下了老家的确切地址。

“他写了一手漂亮的字。”刘富旺说。

“我们回家吧!”弟弟失联多年,姐姐飞越一千多公里赴广州寻亲

因年代久远,地址上的镇已被撤销。刘富旺没有放弃,先找到县,然后挨个镇找,终于在找了十多个镇后,找到刘远所说的清溪村。当天晚上,通过后台联络组,刘富旺联系上了刘远的家人。通过视频和图片,刘婷一眼认出了弟弟,嚎啕大哭。

9月4晚,一个名为“帮助四川南充刘伟回家临时群”建立起来。短时间里,群人数就达到了51人,志愿者们通过微信群向远在四川南充老家的刘婷传递着最新的消息,并安抚她的情绪。

刘婷立即预订了飞往广州的机票,一场跨越1000多公里的团聚正在酝酿。

“我们回家吧!”弟弟失联多年,姐姐飞越一千多公里赴广州寻亲

“母亲最遗憾的就是没和弟弟见上最后一面”

“我们登机了。”9月5日下午4时16分,刘婷和两个表哥登上飞往广州的航班。

与此同时,在太和镇,志愿者们搜寻刘远的行动仍在进行。在4日获得准确地址后,刘远继续过着流浪生活。

下午6时左右,十多位志愿者终于在环城高速下的桥洞找到了正在睡觉的刘远。志愿者未敢惊动他,守候在远处等待刘远家人到来。

“他还记得家里的地址么?”下了飞机,在去见弟弟的路上,刘婷有些担心,开始详细向志愿者询问刘远的情况。志愿者说,刘远是自己写下的家里的地址。刘婷听后放下心来,但随后又起了新的担忧:“也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们的样子?”

刘婷向记者介绍说,之前刘远在广东中山打工,一直和家里有联系,但后来渐渐地就联系不上他了。她和家人去他打工的地方找了几次都没有结果。今年上半年,母亲去世了,“她最遗憾的就是没和弟弟见上最后一面” 刘婷说。

晚上7时,沉睡的刘远醒来了。他蹲在桥洞下的草丛里,若有所思。

此时,内心忐忑的刘婷头靠着椅背,轻声问志愿者:“我弟弟是不是已经在那里流浪很久了?”据刘婷回忆,刘远一开始给家里写信,家里可以收到,但是家里的回信,刘远不知为何收不到。

天色渐渐变黑,刘远也发现了周围身着红衣的志愿者,便想离开。志愿者发现后赶紧走上前去,围坐在刘远身旁与他聊天,给他递水和食物,稳定他的情绪。

“我有点受不了。”看到刘远坐在草丛里的照片,刘婷有些心酸。她拿出手机里存着的弟弟年轻时的照片:只见照片上的人一头短发,白白净净,与现在满脸络腮胡子、躺在破草席上的流浪者刘远判若两人。

时间来到了晚上7时30分,距离刘远还有7.7公里。坐在车上的刘婷开始抽泣,她向志愿者求助:“你告诉我,我该怎么面对我弟弟才比较好?”

“我们回家吧!”弟弟失联多年,姐姐飞越一千多公里赴广州寻亲

“我明天就带他回家”

3公里、2公里、1公里……在志愿者的搀扶下,刘婷穿过马路,来到刘远面前。

“我们回家好不好?”刘婷跪坐在弟弟面前,泣不成声。面对情绪激动的姐姐,刘远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愣了好长时间,没有说一句话,甚至他还有些抗拒姐姐的接触。

“这是不是你姐姐?”在刘富旺的接连询问下,刘远点了点头。

“为什么不回家?”从眼前发生的一切中回过神来的刘远终于开口:“其实有点不好意思回去。”

“好好跟姐姐回去,你家里就剩你姐姐一个人,要好好孝敬姐姐。”听到刘富旺的劝说,刘远再次点点头。其实,他一直记得姐姐的名字。

同行的刘远表哥说,找到刘远非常开心。“家里人已经找他很多年了,这次一定要把他带回家。”

看着刘远似乎对回家还有些抵触,刘富旺盘算着,明天还要找刘远好好聊聊,帮他打开心结,“我们后续还会做回访,跟进他的情况。”

“我们回家吧!”弟弟失联多年,姐姐飞越一千多公里赴广州寻亲

晚上8时35分,刘远吃过饭,剪了头发,剃净胡须,让人想起了刘婷照片里那个腼腆微笑的年轻人。

“我明天就带他回家,一定要带他回家。”刘婷说。

今年中秋节前,刘婷刘远终于团聚。

【记者】吴雨伦 余嘉敏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最新资讯和灾难信息, 灾难信息 , , 北屋的k “我们回家吧!”弟弟失联多年,姐姐飞越一千多公里赴广州寻亲已关闭评论
阅读量: 11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