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屋northhouse

北屋工作室 - 中国生存主义和灾难信息第一站

亲历临安泥石流,“死里逃生”的他想道一声感谢

2019-8月-13 周二 09:16 +0800

亲历临安泥石流,“死里逃生”的他想道一声感谢

图片由浙大一院提供

记者柯静

通讯员王蕊胡枭峰

今年最强台风“利奇马”来袭,8月10日,临安突发山洪,造成人员伤亡。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病房,刚做完手术的亲历者李先生,讲述了他的那段“死里逃生”的故事。

李先生今年59岁,是一位摄影爱好者,平时总会约上几个朋友去各处采风摄影。上周,李先生和朋友、亲友一行15人驱车来到临安龙岗镇采风,并入住当地一家民宿。

8月10日,由于受台风影响,龙岗镇大雨不止,李先生和其他三位朋友在一楼喝茶打牌,其余人则在二楼休息……“大概下午3点多的样子,我们听到轰隆隆的声音,当时我就在想可能要出事。”李先生回忆。

突然,坐在他对面、面朝窗户的一位朋友大喊一声“逃啊”,来不及反应,大家全部拔腿就跑。原来,朋友透过窗户看到滚落的石头迎面而来,李先生跟着朋友往大门外跑,向不远处的一个地势较高的平台跑去。

“这家民宿边上有一幢老房子,我刚跑过的时候,应该是泥石流把老房子推倒了,我被一股强大的气流推了一下,整个人倒在水坑里。”李先生说,还好同行的朋友赶紧把他拉起,一直跑到一块高地才脱离危险。

这次,李先生一行住的民宿在海拔800多米的山上,民宿一侧就是一条溪流。据李先生回忆,泥石流应该是从民宿后面更高的一个山顶上,沿着溪流呼啸而来。

万幸的是,民宿后面还有一座小山丘,有了缓冲,泥石流冲到一楼,在二楼休息的朋友们未受大伤。等所有人聚到一起,缓过神来时,李先生才发现自己的手掌心出血不止,只能脱下上衣暂时包扎。

救援队员走山路抬下山

民宿的房东带着大家到附近的村民家清洗,李先生这才发现自己的膝盖也痛得不行。

团队里一位略懂急救知识的朋友,向村民借来土烧酒给李先生清洗消毒,而另外几个朋友则纷纷拿出手机准备请求救援。一开始还有断断续续的信号,等到了晚上,信号彻底没了,无法与外界取得有效联系。

“这是我人生中最无助的时刻了。”李先生说。直到8月11日一早,大家才成功与外界取得联系,当天上午10点多,临安当地的救援队找到了他们。

“因为我不能走路,所以是八九个救援队员走小路用担架把我抬下来的,我体重160斤,他们走的路还很陡、很滑,真的感谢他们。”一个多小时后,李先生一行才顺利到达山脚,随即被救护车送往昌化县人民医院,经过消毒包扎处理后,在当地医生的建议下,又被送往浙大一院进一步治疗。

医生及时救治保膝盖

11日晚7点多,李先生被送到浙大一院急诊科,骨科值班医生石海飞副主任医师被通知前往会诊。经过检查,李先生的右手中指有严重的挫裂伤,伤口大概长3厘米,中指神经已经断裂。

“我触摸他的手指,他没有任何感觉,说明神经已经受伤,必须尽快手术缝合。”除此之外,石海飞还发现李先生的左膝上也贴着纱布。尽管李先生一直强调膝盖没事,不用检查,但出于安全考虑,在石海飞的强烈要求下,他还是完成了检查。8月11日深夜11点多,李先生的手术正式开始,医生通过显微技术为他断裂的神经进行了缝合。

解决了手上的问题,石海飞转战膝盖,尽管李先生的左膝只有一条长1厘米左右的小伤口,看上去并无大碍,但石海飞通过镊子一探查,就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李先生的左膝已经脱套,皮肤和皮下层已经分离,膝盖处有一处直径十厘米左右的皮下血肿,如果不及时处理,极有可能引发皮肤坏死和感染。李先生的手术在凌晨1点多顺利完成。

“我一直以为我的膝盖没事,幸亏浙大一院医生的坚持。如果没有他们强烈的责任心,后果无法想象。”躺在病床上的李先生,说着就对医生竖起了大拇指。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最新资讯和灾难信息, 灾难信息 , , 北屋的k 亲历临安泥石流,“死里逃生”的他想道一声感谢已关闭评论
阅读量: 5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