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屋northhouse

北屋工作室 - 中国生存主义和灾难信息第一站

难过!杭州失联女童事件出现了我们最不愿见到的结果

2019-7月-14 周日 16:30 +0800

难过!杭州失联女童事件出现了我们最不愿见到的结果

父亲章军眺望着这片海域,终究没能等到自己盼望的奇迹

难过!杭州失联女童事件出现了我们最不愿见到的结果

打捞遗体的船老大告诉记者:当时孩子身上穿着衣服,面部已无法辨认

A04版

离开象山的时候,章军还是穿的来时那身衣服。他一直求索的答案,在7月13日下午得到了最心痛的解答:和女儿欣欣高度相似的遗体,于当日中午12点30分,在象山檀头山岛海域被发现。13日下午4点过,记者到达象山殡仪馆,看到警方已抵达此处。据现场工作人员称,疑似失踪女童遗体正在进行尸检。

9岁女童章子欣给父亲打的最后一个电话里,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爸爸,我回不来了。”她本意是那一天她不能按时回家了,谁知,她真的再也不能回家。

昨晚象山警方官方发布消息,经刑侦技术鉴定,13日下午在象山县石浦海域发现的女孩遗体,确认系杭州市淳安县失联女孩章子欣。

父亲面前

海边几百人忙碌的救援队

从正式报案、展开搜索开始计算,章子欣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失踪5天。在浙江宁波象山县松兰山观日亭周边,数百人的队伍把这里翻了数遍。但除了一张市民卡,她的下落毫无头绪。

她最后一次被捕捉到,是在松兰山通往爵溪街道的路上。7月7日,她走在前面,梁某、邓某走在后面,于晚上7点18分经过浙江海洋运动中心工程项目经理部门口,被摄像头拍下。3小时后,梁某、邓某走出松兰山景区,但监控画面里子欣不见踪影。

时间回溯到3天前,7月4日,游客梁某、邓某在章家租住了五天后,以“去上海当花童”为由,将9岁女童章子欣从千岛湖镇清溪村的家中带走。两人带着小姑娘从漳州一路玩到宁波,最终选择了宁波作为自己的人生终点―――7月8日凌晨,这一男一女手牵手走进距象山64公里外的东钱湖,自杀身亡。尸体被发现时,两人衣服绑在一起,显示出一副坚定的决心。

他们的死亡留下了无数诡异的谜题,其中最让人揪心的,是失踪的章子欣究竟在哪里,是否还活着。

这个问题成为父亲章军的梦魇。每天上午,他都到搜救现场守着。他拎着包走来走去,在海岸边层层叠叠的礁石岩上,大部分时间他都看着海面。那里有携带声纳设备的搜救艇,有循环往复的摩托艇,有无人机不停徘徊,每天,大约有400到500人在这个区域内进行地毯式搜寻。

选择报警

“我很后悔,总觉得哪儿不对劲”

也许事情本不至于到这一步。这个念头在章军的脑子里徘徊不去,他反复琢磨、咀嚼从7月4日开始,这件事的每一个细节,会突然意识到某个细节而扼腕懊悔。

梁某、邓某两人于6月10日来到浙江杭州淳安县,这里有全国闻名的景区千岛湖。两人住在山脚下的7天连锁酒店,一住就是半个月,每天到酒店门口买水果,由此认识了章子欣的奶奶,并逐渐熟了起来。

两人带着孩子一起吃饭、带着孩子上山下山,显得十分亲密,而这样的亲密在章子欣爷爷奶奶看来,是因为他们“人很好,对孩子也很好”。几天后,两人提出要去上海参加婚礼,想带着子欣一起,请她当花童时,因为有之前的铺垫,老人虽然十分犹豫,却并未往太坏的方面去想。

虽然孩子姑姑和爸爸都明确反对,但在梁某、邓某的见招拆招里,子欣最终还是被带走了。章军知道这个消息时,孩子已经跟着梁某、邓某踏上了去漳州的路。

“5日凌晨我躺在床上想,就觉得不太对劲。”这是第一次章军察觉到不妥,“我想过会不会是拐卖,甚至想过会不会贩卖器官。”

但和梁某的联系始终顺畅,孩子的消息总在不断传来,有时候是视频,有时候是语音或图片,偶尔打电话,子欣的声音听起来也很正常。这让章军放心不少。

但7月5日晚上,他动摇了。“晚上十一点左右,梁某在他朋友圈发了一张车票,我一看就觉得不对劲。”当时已是晚上,章军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刻发作,第二天上午,他在微信上问梁某女儿到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并提出了对车票的质疑,“他说我骗你做什么,肯定要把人给你送回来的。”

从这一刻开始,承诺变成了拖延,三人的行踪不停变化,一会儿坐网约车,一会儿说买不到高铁票……24小时的拉锯战里,章家人越来越觉得事态不妙,因为孩子在别人手里,报警的想法被无数次想起,又被摁下去。

直到7月7日晚,梁某以“手机没电了”为由断联约12个小时,章军等到8日凌晨2点无果,才最终下定决心。8日上午10点,他报了警。

回忆女儿

易与人相处不设防,让人有机可乘

子欣是上午9点出生的,刚落地的时候,小小的一个,抱在怀里软绵绵。章军记得孩子出生第一天,自己给她穿衣服。想起女儿时,章军脸上总有一种又安慰、又愧疚的神色。

子欣4岁前,都是妈妈带着在淳安生活,章军则在杭州打工,后来他去了绍兴,妻子也带着女儿赶了过来―――这是他、也是女儿人生中仅有的一段一家三口团聚的时光。

和妻子分手后,他带着女儿在绍兴过了几个月,最终把子欣送回淳安老家,自己外出讨生活。最初几年给别人打工,逢节假日他几乎都会回家,一次呆个两三天,一年算下来也聚日无多。后来自己做点小生意,每次回家的时间可以长些,呆上半个月,和女儿多了长期相处的机会,但这样的机会,一年也只有两三次。

在更多他看不到的时候,曾经怀里软绵绵的小东西慢慢长大,长成活泼可爱的小姑娘。小姑娘成绩不错,嘴甜爱笑,她喜欢蓝色和红色,喜欢玩布娃娃,喜欢姑妈家的小儿子多多,喜欢到山下的酒店里和工作人员姐姐们打成一片。

这样的易与人相处,在这次事件中,也成为梁某两人带着她从漳州到宁波,辗转上千公里的基础。在多名目击者的描述里,子欣一直没有异常表现,三人气氛融洽,看起来有时甚至像是一家人。

在失踪当天,章军和女儿通过最后一个电话。“7日中午的样子,他们还没把人送回来,我已经很着急了,打电话催。”电话接通后,章军和女儿说话,电话里子欣的声音并无害怕或者惊慌,只是难掩失落―――得知爸爸和自己最喜欢的表弟都在淳安,她很想回家。

根据当时三人乘坐的网约车司机回忆,梁某、邓某一直拖,哄着子欣“再玩一玩就回去,很快就回去。”

章军说,在和自己的最后一通电话里,子欣只说了两句话。“第一句是我问你们在哪里,她说在象山。第二句是,我(今天)回不来了。”

女童章子欣失踪事件时间轴

6月10日

两名租客入住当地宾馆

6月29日

两名租客租下章家房间并入住

7月2日

以“做婚礼花童”为由,提出带孩子去上海

7月4日

章子欣被两租客带走。

7月5日

两人发布多段视频,显示章子欣平安。

7月6日

约定好在该日送回孩子,章家人却未见孩子踪迹。后监控视频显示,两名租客带着章子欣入住宁波市海曙区宁波站橘子酒店。

7月7日上午

两租客办理退房,并带着章子欣离开。

7月7日14点左右

当被问及为何孩子未被送回,租客夫妇表示正在宁波玩,买不到回来的高铁票并拒绝接孩子的要求。

7月7日17时23分

租客夫妇及孩子三人在宁波市象山县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监控出现

7月7日18时许

租客夫妇发消息称充电器坏了,手机快没电。此后关机失联。

7月7日19时18分许

租客夫妇及孩子3人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这成为章子欣出现的最后地理位置。

7月7日22时20分许

租客夫妇两人出现在监控画面,未见小女孩。

7月7日23时01分许

租客夫妇两人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出租车离开。

7月8日0时许

两租客来到宁波鄞州区东钱湖景区附近的一个十字路口并下车。

7月8日0时左右

租客夫妇在东钱湖一起跳湖自杀,两人衣服捆绑在一起。

7月10日傍晚

章子欣市民卡在象山海岸线一带找到。

自7月10日起

众人在松兰山景区展开搜救。

7月11日10时许

搜索警力增加至400余人,搜索范围扩大至直径10公里范围。

7月12日

搜索警力增加至500余人,搜索水面范围也扩至20海里。

7月13日

章子欣遗体在石浦檀头山海域被发现

船老大回忆打捞失踪女童:

捞时我直掉眼泪太可怜了

13日下午,记者找到了打捞尸体的渔船船老大邵全龙,他告诉记者,当时孩子身上穿着衣服,面部已无法辨认。

邵先生回忆了当时的情形。中午12时30分左右,当地渔政部门联系他,称东门门头外海面上发现了一具尸体,“我马上就开船出去了,到了那里大概20分钟左右,开始打捞,”邵先生说,具体位置应该是檀头山岛北面缸排礁附近海面,当时已经有渔政、海事部门的船只在现场,大家一起把尸体捞了上来,随后直接护送到当地渔政码头,于下午1时30分左右转交给了当地公安。

邵先生告诉记者,孩子当时外表比较完好,有点浮肿,身高大概1.3米左右,上身穿着粉红色T恤,下身穿着白色连裤袜,脚上还剩一个黑色凉鞋,“面部已经辨认不出来了,捞的时候我一直在掉眼泪,实在太可怜了。”邵先生说。

女童离奇被害五大疑点依旧有待解答

疑点一:两名租客是何身份?

象山县公安局通报显示,两名租客分别是梁邓华(男,43岁,广东省化州市人)、谢某芳(女,46岁,广东省化州市人)。梁邓华身份证登记地址为广东省化州市官桥镇六堆大墩坡村。

梁邓华小学文化,一直以打工为生,育有一儿一女。

据悉,梁邓华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离家,甚至父亲去世也未回家操办丧事。

而对于谢某芳的身份,她所在的广东化州市某村林姓支书介绍,谢某芳此前曾多次以要买房、做生意为由向家中几个兄妹借钱。她曾向哥哥借款50万,但借钱后家里人却联系不上他,如今提起谢某芳,家里人都恨之入骨。

疑点二:带走女孩是否早有预谋?

据女童父亲章军介绍,两名租客在租下章家房间前,已在6月初以夫妻身份入住当地一家酒店。而孩子的爷爷奶奶,恰巧在两名租客居住的酒店附近卖水果。两名租客买水果时与爷爷奶奶认识,并表示酒店房价太贵,想要租住在章家。

失联女童奶奶向媒体介绍,曾听闻两人本来买好了7月6日机票准备离开当地。但见到孙女后便退掉机票,并提出要在家中租住:“我说我没有租过房子,(租客)又跟我老头说要租房”。

6月29日,两名租客从酒店退房并以每月500元的价格租下章家一间单间。7月2日晚,两人称要在4日带孙女去上海做花童。

疑点三:二人为何3个月内“密集”旅游?

梁邓华的社交平台显示,自今年3月6日开始,两名租客从广州潮州出发,从3月到5月,前往全国16省份,共计21个城市旅游―――

3月:三亚、成都、长沙、武汉、潮州、上海、杭州、北京

4月:海南、昆明、重庆、宜昌、郑州、徐州、济南、青岛

5月:西安、天津、凉州、大理、西双版纳此外,于7月10日搭载过三人的宁波网约车司机向媒体回忆,梁邓华不断向司机吹嘘自己在东莞有三十几栋房子,一个月收租就有几十万,自己住的房子有五千多平米,开兰博基尼

但据该司机描述,租客二人看上去穿着十分朴素,不像有钱人。

疑点四:男租客QQ相册中发现多张神像照片

在梁邓华的社交平台里,除了3个月“密集”旅行外,其中多张神像照片也引人注意。

据媒体报道,梁邓华曾和女童父亲沟通截图显示,他的微信号关联着一个名为“美好明天”的QQ号,在此QQ号相册中,保存着多张“三山国王”神像照片。

据了解,“三山国王”是潮汕地区的民间信仰,并非邪教。“三山国王”流行于闽南、潮汕和港台地区,信众通常都是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四季平安。

疑点五:带走女童后,租客二人为何挽手自杀?

7月8日凌晨,租客二人在宁波东钱湖一起跳湖自杀,且两人的衣服捆绑在一起。

结合监控视频来看,男女租客选择自杀时,是手挽手走向湖里,一开始在浅水区但可能水深不够,随即他们很坚决地走向深水区,直到被水淹没。

对于租客二人的自杀行为,不少网友分析其可能是因生前致孩子意外死亡而“畏罪自杀”,但孩子姑父王辉并不认可该说法:“怎么也不至于立刻就自杀,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本组稿件综合《新京报》、《中国青年报》等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最新资讯和灾难信息, 灾难信息 , 北屋的k 难过!杭州失联女童事件出现了我们最不愿见到的结果已关闭评论
阅读量: 8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