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屋northhouse

北屋工作室 - 中国生存主义和灾难信息第一站

被两租客“借”走当花童 淳安10岁女孩失联

2019-7月-11 周四 09:44 +0800

被两租客“借”走当花童 淳安10岁女孩失联

被两租客“借”走当花童 淳安10岁女孩失联

记者钟玮李维和

昨天,杭州淳安县一名二年级女孩被家中一男一女租客带走当婚礼花童,随后失联的消息引起了全国关注,持续牵动人心。

截至发稿,根据警方消息,将女孩带走的租客梁某华、谢某芳被发现在宁波东钱湖自杀身亡,淳安、宁波两地警方仍在组织力量搜索失联女孩。

A

女孩被仅入住四五天的租客“借”走

家人只希望孩子能够平安回来

失联女孩叫章子欣,10岁,是淳安县千岛湖镇清溪人,今年刚上小学二年级。因父母都在外地务工,小章平时由爷爷奶奶带着。小章的父亲章军常年在天津务工,与妻子离异,得知女儿出事后,他赶回了老家,随后听说女儿被带到宁波,又与姐夫(孩子姑父)一道马不停蹄赶往宁波发了几千份寻人启事找人。

章军说,女儿被带走的时间是7月4日,而发现女儿失联则是在7月7日。“我是6日晚上赶过来的。我爸爸跟我说,那两个人带孩子出去玩两天,说是别人结婚,到婚礼上当花童去的,就玩两天,很快送回来。”

章军口中的“那两个人”是租住在自己家的一男一女,男的姓梁,女的姓谢,两个人年纪都是40岁出头。这一男一女在章军家租了房子住,才住了四五天。

前几天,这对男女向家中老人提出想带小章去上海,参加并担任朋友婚礼花童。老人一开始不放心,两人还说放暑假让孩子出去玩玩是好事。孩子7月4日被两人带走,第二天,两人通过微信给孩子家人发了不少视频,以证明孩子平安,且承诺7月6日将孩子带回。不过,此后二人却开始含糊其词,始终未将孩子送还,最终于7日晚失联。

“这两个人我一点都不熟悉。他们跟我爸妈说是开公司做汽车维修的。我们家是住在半山腰的,爸妈平时卖点自己种的水果,这对男女在我们家山脚下的一家连锁酒店也住了半个多月。半个月里经常来我们家,跟我爸妈讲话。”章军说,“我都不知道,他们是怎样说服两个老人的。要是我,肯定不会同意的呀!”

事情发生以后,章军通知了孩子妈妈,7月7日,孩子妈妈从广东赶回来。7月8日,章军向淳安县青溪派出所报警。随后,淳安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与宁波警方展开合作,全力搜索三人行踪。章军从警方了解到,这对夫妇根本没有去过上海,他们曾到过福建漳州、温州、宁波等地。

这几天,两老人在家里天天哭,心里非常自责。“我现在正在宁波这边,发寻人启事。我们当地派出所领导带队过来的,7月9日那天一直查线索到凌晨5点,第二天9点又起来继续查。现在还没有进展……”章军的语气已是非常疲惫,“真的,我们只希望,孩子能够平安回来。其他没有什么要求了。”

B

两租客被发现跳湖身亡

警方在象山海岸线一带找到女孩市民卡

7月10日下午,记者再次联系小章的姑父王先生。他刚和章军从宁波海曙区赶到象山。“昨天下午,宁波的警察跟我们说有线索,三个人坐网约车往象山方向去了。警察让我们先在海曙区等着,有进展再通知我们赶过去。”王先生说,章军在催促对方赶紧把孩子送回来的交谈中,对方从没提出要过一分钱,“我们家跟他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把小孩带走,还要骗我们呢?”

在女孩失联之前,章军一直跟对方联系,发现对方一会说在福建一会说在宁波,一会又说温州。后来到7月5日左右,两个人开始删朋友圈,到后来都删光了。

在象山,章军和王先生等到了最为震惊的消息。7月10日清晨,有宁波晨跑的村民发现东钱湖湖面上浮起一男一女两具尸体,两人身体用衣服绑在一起。后来警方证实,带走小章的两人已于7月8日凌晨在东钱湖跳湖自杀身亡。而此地距离三人7月7日晚7点18分最后被监控拍到同时出现在象山县爵溪街道附近有约70公里,开车单程需1个多小时。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小章又去了哪里?不得而知。

“之前有个人打电话给我,说看到过一个小孩,相似度很高,但是大人不是那两个大人。我们最怕的结果就是,小孩吵着要回家,他们两个不耐烦就把小孩给怎么了。”王先生说,“说实话,两个人都才40来岁的年纪,为什么要自杀,我们也是吓一跳,很想不通。他自己(之前)跟孩子爷爷奶奶说,有儿子有女儿的。”

昨晚6点40分左右,记者又联系了章军。章军说,两地警方仍在全力搜索小章的行踪中,已经搜索到象山海岸线,发现了孩子的市民卡,但暂未发现孩子的其他随身物品。

两地警方发布通报

若有群众知情,请立即向警方提供线索

昨天12点32分,淳安县公安局发布协查通报如下:

2019年7月8日上午10时许,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到群众报案,称孩子从家中被两名租客带走,下落不明。接报后,淳安公安立即调集派出所、刑侦、网警、情报等部门精干警力联合开展立案侦查,专案组连夜赶往宁波开展调查。

经调查,被带走孩子名叫章子欣,女,9周岁,淳安县千岛湖镇青溪村人。7月4日早上6点30分,家中租客梁某华、谢某芳谎称带孩子赴上海喝喜酒,将章子欣从家中带走。7月7日未按约定带回孩子,之后失去联络。7月8日凌晨,梁某华、谢某芳在宁波某地自杀身亡,女孩至今下落不明。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章子欣,身高130厘米左右,体态微胖,长发扎辫子,带红框眼镜。据视频跟踪,章子欣与梁、谢三人于7月7日下午5时23分,在宁波市象山县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监控出现,章子欣当天身穿上白下绿连衣裙,灰色凉鞋,之后未发现孩子踪影。

若有群众知情,请立即拨打110或联系淳安县公安局倪警官18268191901、胡警官18958192961。警方将对提供有价值线索者最高奖励人民币2万元。

昨晚7点,宁波象山县公安局也发布关于淳安女童失联情况通报:

2019年7月9日晚9时许,象山县公安局接到杭州市淳安县公安局协查要求,寻找失踪女孩章子欣。

象山县公安局迅速组织警力协同淳安警方连夜展开调查。经查,章子欣与梁某华(男、43岁、广东省化州市人)、谢某芳(女、46岁、广东省化州市人)三人于7月7日晚7时18分许,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监控显示);晚10时20分许,两人出现在监控画面,未见小女孩;晚11时01分许,梁、谢两人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浙BT9**1出租车离开;经核查,梁、谢两人于7月8日0时许在宁波东钱湖一起跳湖自杀。目前,象山县公安局已组织警力会同县水利和渔业局、爵溪街道、民间救援组织等多个部门及周边群众在女孩失踪区域全面寻找。

若有知情群众,请立即拨打110或联系象山县公安局方警官13858250733、郑警官13586800069。

相关新闻

网传杭州有孩子被拐?

警方半路拦截?幸好是谣言!

记者李维和钟玮

就在章子欣的新闻传来前,昨天一大早,许多杭州人都在微信上看到一段视频,很是揪心。

视频是在一座高架下方,路边一位交警抱着孩子,几辆摩托警车横停在路上。镜头移动,还有三位交警在花坛上控制住一名瘦削男子,另有不少居民围观。

有消息说,这是发生在下沙、江干和余杭交界处的恒大市场附近,是“人贩子抢小孩子过程中,被警方截住”。

一时间视频流传很广,难道又有孩子被拐走?从视频里看,虽然没有明显的杭州地理特征,但无论是远处的公交和高架,都有些相似。也有人说,看摩托警车的外形,像是余杭交警。

看到视频后,记者也在第一时间向杭州警方求证。江干公安、余杭公安以及下沙警方都表示,并未收到相关警情。

很快,这则消息得到了辟谣。记者从网上查询到广州交警上个月发布的消息说,此视频发生在今年6月13日17时50分许。“羊城铁骑”执勤民警巡逻时遇市民求助,称“一男子手拉一哭泣儿童在环市西路上行走,形迹可疑”。接报后,执勤民警迅速赶赴现场对可疑男子进行盘查,并对男子进行控制。随后,男童父亲赶到现场,确认男童及被民警盘查男子系其亲属,执勤民警在核实三人身份及关系后予以放行。

幸好,虚惊一场。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最新资讯和灾难信息, 灾难信息 , , 北屋的k 被两租客“借”走当花童 淳安10岁女孩失联已关闭评论
阅读量: 7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