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屋northhouse

北屋工作室 - 中国生存主义和灾难信息第一站

洪水毁吊桥 四个多月村民仍在靠木筏渡河

2018-12月-07 周五 12:49 +0800
洪水毁吊桥 四个多月村民仍在靠木筏渡河

  今年5岁的余皓轩(图左)、刘紫涵(图中),由余皓轩的外公刘德安撑上简易木筏,去对岸的药木院幼儿园上学(11月22日无人机拍摄)。

洪水毁吊桥 四个多月村民仍在靠木筏渡河
11月22日拍摄的今年7月被洪水冲毁的江口坝吊桥。

洪水毁吊桥 四个多月村民仍在靠木筏渡河
11月22日拍摄的略阳县白雀寺镇何家坪村的嘉陵江渡口。

洪水毁吊桥 四个多月村民仍在靠木筏渡河
11月22日江口坝村民乘木筏渡河。图片均由记者姜辰蓉摄

  一只简易木筏载着两名孩童和一位老人,缓缓渡河。当看似很有诗意的画面,真正出现在宽70多米、深六七米的西汉水河上时,这样的场景却变得令人心惊。

  今年7月,一场洪水冲垮了陕西省略阳县徐家坪镇药木院村江口坝组114名村民出行的唯一一座吊桥。4个多月来,用轮胎、木板拼凑的两个木筏,成了两名5岁幼童上学、村民外出过河的工具。期间,村民曾向略阳县政府递交67户村民的联名信,请求政府帮助解决“出行难”问题,但却一直未得到妥善处理。

  唯一吊桥被毁 村民自制木筏

  在药木院村,西汉水河穿村而过,将江口坝村民小组一分为二。记者看到,70多米的宽河面上,一座吊桥已经毁坏。断了的钢丝绳挂着生锈的钢板。51岁的魏军是江口坝小组的组长,他说:“今年7月,下大雨,发了洪水,把桥冲断了。”

  村民说,被冲断的江口坝吊桥建成于2009年,96米长,1.5米宽,只能走行人和摩托车,农用三轮车也走不了。江口坝组在西汉水河南岸,有37户、114人、约1000亩地。南岸人去村镇、县城,打工、买东西、孩子上学等,都需要过河。

  “桥断了到现在4个多月,就靠着过筏子。南岸住的老人、小孩很多,平时这样的筏子只能凑合。但如果有人突发疾病,那只能干着急。”魏军指着离断桥20来米的地方说。

  顺着他指的方向,记者看到两个木筏漂在河边。两个轮胎、参差的几片木板,用绳子和铁丝简单捆扎在一起。一道铁丝横穿河面,绑在两岸。两个木筏子一大一小,大的能站三四个人,小的只能站两个人。

  村民们说,4个月来,住在河南岸的村民,就是用这样的筏子,拉着铁丝过河。“这筏子还是村里有人家每天要送学生上学,才扎的。”村民魏江飞说。

  村民一河难渡 影响生产生活

  下午四点多,村民刘德安带着5岁的外孙余皓轩和另一名学生刘紫涵,来到河边,准备拉筏子过河。每天早上和下午,都是他接送孩子。刘德安拉着铁丝,载着三人的木筏在河面上缓慢移动。木筏周围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一阵风过,木筏微微晃动。在青绿色的宽阔水面上,这样的场景令人心惊不已。

  药木院幼儿园的一位老师说:“孩子太小了,这样过河我们操心得很。”魏军对此也非常担心,他说:“下至一两岁、上至80多岁,我们4个月来都是这样过河。河水深有六七米。我每天都怕得很,就怕万一出人命。”魏军说。

  74岁的村民裴学芳背着背篓,拄着木棍坐木筏子过河。她说,因为需要买生活用品、买药等,自己基本每两天就要这样来回,“年纪大了,腿脚不行。我坐筏子要拽着别人的衣服,求别人照看下我。”

  52岁的村民裴菊英在9月15日坐木筏时,就掉到了河里,当时她还抱着2岁的孙子刘兆辰。“幸亏当时离河岸不远,我抓着木板爬上来,衣服都湿透了。”裴菊英依然心有余悸,“孩子吓得哇哇哭,再也不肯坐筏子了。”村民们说,村里好几个人都掉到河里过,只是万幸没有人出事。

  记者亲身体验乘坐木筏渡河,感到木筏在河面不停晃动,木板也在微微来回错动,因为无处可抓,只能蹲在上面。在渡河的四五分钟内,记者全程提心吊胆。

  村民联名信被兜圈子 政府称村民“要求高”

  魏军说,从7月份桥断后至今,为了过河的问题,他多次向村支书、村主任和镇里反映,还曾经找到县政府反映,递交了江口坝全组67户村民的联名信。但没得到县里政府部门的任何回应。

  记者在略阳县信访局看到了江口坝组67户村民的联名信,其中写道:“全组村民仅靠一座2009年修建的吊桥来解决生产生活、出行交通,吊桥年久失修已成危桥。2018年7月11日吊桥被特大洪水冲毁,造成本组67户237人出行难的问题,给村民生产生活带来不便,农业生产资料无法进入,甚至老人看病难,小孩上学难等问题。现本组自制木筏摆渡,安全隐患随时存在,为了能尽快解决该组村民出行难问题,请政府领导及相关部门组织核查,尽快实施解决。”

  记者核实村民的联名信办理情况,结果发现,这封67户村民的联名申请信,并未被呈交略阳县主要领导,而是被转给了略阳县交通局、徐家坪镇政府。材料兜了个圈子,问题并未得到任何解决。

  11月23日,江口坝组组长魏军和村民刘辉,再次来到徐家坪镇政府询问修桥的事情。对此,徐家坪镇党委书记郝舒宇说,村民要求太高,建设资金不足。

  郝舒宇对记者表示,江口坝桥毁坏后,镇政府也向略阳县交通局打了报告。国家电网汉中供电公司捐了12万元,略阳县慈善协会捐了8万元,一共20万元,准备建个和原来一样的吊桥。但因为村民要求能过农用车三轮车,投资量太大,镇政府没钱,只能搁置。

  魏军说,2009年花了17万元建的吊桥,10年来社会发展很快,村民们种地、生活都需要农用车,再按照10年前的标准建吊桥,不符合村里的实际情况。而且在他们多次反映的情况下,政府连个安全的渡船都没给解决。

  “这要淹死了人,责任算政府的,还是算老百姓(603883,股吧)自己的?”魏军气愤地说。

  在记者进一步核实情况时,主管交通的略阳县常务副县长杨正忠说,“并不了解江口坝村具体情况”。

  他说,今年7月,略阳县遭受了50年不遇的洪灾,许多桥梁、道路被冲毁。但因为上级拨付的资金不足,多处桥梁、道路都没能及时重建。

  但当记者问:“略阳县还有多少群众渡河存在安全隐患?”杨正忠表示:“没有统计过。”

  据了解,在记者采访后,当地政府向消防部门调用了一条渡船,交与江口坝组临时摆渡用。(记者陶明 姜辰蓉)

(责任编辑: HN666)
最新资讯和灾难信息, 灾难信息 , , 北屋的k 洪水毁吊桥 四个多月村民仍在靠木筏渡河已关闭评论
阅读量: 13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