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屋northhouse

北屋工作室 - 中国生存主义和灾难信息第一站

韩军组建无人机战斗团:奈何坠机事故频发 厂商和军方互相埋怨

2018-11月-01 周四 14:56 +0800

  参考消息网11月1日报道韩陆军为建设尖端的未来强军,最大限度降低人员伤亡和实现低费高效而筹备良久的无人机战斗团终于正式组建。9月28日,在京畿道龙仁市第3野战军司令部举行了地面情报团的组建仪式,该情报团以下编有无人机战斗团、运营分析营和反情报营等,将利用韩军现有监视侦察资产将战斗力最大化。

  无人机战斗团是韩国陆军尖端未来强军的核心战力,被称为5大“游戏改变者”之一。无人机战斗团由一位上校担任指挥官,下属80名战斗员,该团装备各型侦察、武装、电子战无人机和多功能战斗无人机,在执行对敌监视侦察任务时如有必要可以遂行打击任务。

  韩国陆军的无人机坠机事件每年都会发生,甚至有列装前夕的无人机发生坠机事故。

韩军组建无人机战斗团:奈何坠机事故频发 厂商和军方互相埋怨
图为韩军无人机正在进行训练

速8美国

  该型无人机在2015年开始试飞,但坠机事故接二连三。2015年发生了8起,2016年发生了12起,2017年则增长到13起,2018年截至8月又摔了10架。韩国军方称故障原因多种多样:遥控系统失效、搭载信号接收机损坏、伺服电机误启动、推进电机停机、GPS装备缺陷等等。无人机坠落事故导致韩陆军都市反恐作战缺乏侦察装备,且坠机机体容易妨害平民人身安全。

  问题在于,2019年该型无人机就要正式列装部队,这之前坠落的无人机厂商会负责维修补充,但如从2019年开始再发生无人机坠落事故,韩陆军就要为其埋单。该型无人机单价达到3000余万韩元(约合19万人民币),而其修理费用会超过新机价格。无人机厂商相关人士称,随着无人机操作员控制技术熟练度的提升,无人机坠机事故会逐年递减,似在暗指军方应负主要责任。

  最近正在量产的韩陆军师级无人机也发生了坠落事故,韩陆军原计划2020年要装备10架该型无人机,但仅仅此次坠落事故的调查就要花费数月时间,看来其列装日期又要推迟了。当初厂商承诺2016年就交付1号机,但因为机体缺陷到现在也未交付,仅违约金厂商就要支付超过400亿韩元(约合2.45亿人民币)。(作者/李克宽)

韩军组建无人机战斗团:奈何坠机事故频发 厂商和军方互相埋怨
乐天星州郡尔夫球场已经成为军事保护区域,全天候实施军事戒严,禁止韩国民间人士接近。
韩军组建无人机战斗团:奈何坠机事故频发 厂商和军方互相埋怨

  据悉,反对“萨德”入韩的示威群众已经堵在球场门口,为避免再次出现扩建驻韩美军平泽基地时军民发生肢体冲突的情况,韩国军方特派遣陆军第50步兵师到场警戒。

韩军组建无人机战斗团:奈何坠机事故频发 厂商和军方互相埋怨

  韩国国防部相关人士表示,由于乐天的“变数”,易地协议已经延宕一月有余,军方将最大限度加速推进后续步骤,在最短时间内完成“萨德”的部署,其中的环境影响评估预计将于5至6月间完成。

韩军组建无人机战斗团:奈何坠机事故频发 厂商和军方互相埋怨

  易地协议达成后,韩国近日开始进入与驻韩美军之间的韩美供地协议签署阶段,供地协议预计4月签署,按照《驻韩美军地位协定》,只要再经过基本设计、环境影响评估和基地施工3个环节就可完成“萨德”部署。

韩军组建无人机战斗团:奈何坠机事故频发 厂商和军方互相埋怨

  至于“萨德”具体的部署完成时间,韩国国防部发言人表示现在预测还为时尚早,因为土地交给美军后,美军的施工进度就不得而知了,但2017年年内完成“萨德”部署的总体方针是不变的。

韩军组建无人机战斗团:奈何坠机事故频发 厂商和军方互相埋怨

  为加速推进“萨德”部署,韩美还计划在基地施工前就用C-17运输机将“萨德”反导系统发射平台运抵韩国。

韩军组建无人机战斗团:奈何坠机事故频发 厂商和军方互相埋怨

  虽然韩国国防部在以惊人的速度推进“萨德”部署,但“萨德”部署过程不一定会按照韩国国防部制定的时间表顺利实施。

韩军组建无人机战斗团:奈何坠机事故频发 厂商和军方互相埋怨

  且不说中国、俄罗斯等外部的巨大压力,“萨德”部署在韩国国内就至少有3大不利因素:一是计划5至6月进行的环境影响评估。考虑到彼时基地已交付驻韩美军,而后者主导下基于美国法律所做的环境影响评估恐与韩国环境立法冲突,一旦扯上司法纠纷,耽误的时间可就不是一天两天了。

韩军组建无人机战斗团:奈何坠机事故频发 厂商和军方互相埋怨

  二是韩国即将到来的大选对“萨德”部署还是一大变数。韩国宪法法院即将对朴槿惠弹劾案作出裁决,一旦裁决弹劾有效,60天内韩国将产生一位新总统,支持率一路领跑的韩国在野党候选人文在寅早已言明坚决反对部署“萨德”。他若当选,“萨德”部署很可能半路夭折,韩军方正是担心这点,才火急火燎地拉铁丝网戒严,美军更是不管步骤先后,把“萨德”系统运过来再说,想在韩国大选尘埃落定之前就把“萨德”部署到位。

韩军组建无人机战斗团:奈何坠机事故频发 厂商和军方互相埋怨

  三是“萨德”系统部署的费用问题。早在驻韩美军平泽基地扩建时,就曾因施工开支出自韩国对驻韩美军的分摊费用而引起韩国在野党讨伐和民众的不满情绪。适逢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极力主张韩国增加驻韩美军费用分摊比例的当口,“萨德”部署资金问题或再度引发韩国民众新一轮示威高潮。

  (2017-03-03 00:25:02)

韩军组建无人机战斗团:奈何坠机事故频发 厂商和军方互相埋怨

  江原道地处半岛南北交界地带,38线从道中央偏北通过,在道内长145公里,因此该地区一直是兵家重地。

韩军组建无人机战斗团:奈何坠机事故频发 厂商和军方互相埋怨

  江原道境内多山,山地面积占全道三分之二,境内又有众多河流穿过(江原道最初叫江源,取“众多河流汇聚”之意),因此当地韩国驻军对于山地和渡河作战十分重视。

韩军组建无人机战斗团:奈何坠机事故频发 厂商和军方互相埋怨
据悉,第11机步师隶属于韩国陆军第1野战军,后者指挥机关位于韩国东北部的江原道元洲。
韩军组建无人机战斗团:奈何坠机事故频发 厂商和军方互相埋怨

  作为对北方陆上防御主力部队之一(韩国陆军下辖3大野战军),韩国高层对第1野战军寄予厚望,该部精兵强将云集,其前任司令官就是2015年9月下旬被提拔为韩国陆军参谋总长的张骏圭大将。

韩军组建无人机战斗团:奈何坠机事故频发 厂商和军方互相埋怨

  第1野战军下辖直属部队和第2、3、8集团军,单从公开番号来看就包括1个装甲旅、2个特战团、3个炮兵旅(分队)、3个信号旅(分队)、4个工兵旅(分队)和7个步兵师,总兵力或超过15万之众。

韩军组建无人机战斗团:奈何坠机事故频发 厂商和军方互相埋怨

  需要说明的是,韩国陆军师级单位分为步兵师和机步师2种,前者属于摩托化部队,11师则属于火力与机动性更强的机步师,也是由野战军司令部直接统辖的“拳头”和“尖刀”。

韩军组建无人机战斗团:奈何坠机事故频发 厂商和军方互相埋怨

  为保持部队战力,此番重型装备渡河演练,11师特意将地点选在了发源于江原道洪川郡的洪川江流域。

韩军组建无人机战斗团:奈何坠机事故频发 厂商和军方互相埋怨

  洪川江宽约140米,但水流平缓,也并不算深,因此比较适合部队日常训练。当然,要破除江面漂浮的冰凌也不是个简单事,估计在演练开始之初,还要由工兵对渡口(航道)进行爆破才行。

  (2017-03-23 08:54:22)

(责任编辑: HN666)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