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屋northhouse

北屋工作室 - 中国生存主义和灾难信息第一站

MH370失联乘客家属:只要给我证据 任何结果都接受

2018-7月-31 周二 14:38 +0800

  原标题:对话MH370失联乘客家属:只要给我证据,任何结果都接受

  姜辉的视线锁定在手机屏幕上,汗水顺着他的额头流到侧脸。

  视频直播中,马来西亚政府正在就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H370航班失联事件发布最新调查报告。

MH370失联乘客家属:只要给我证据 任何结果都接受  当地时间2016年9月15日,马来西亚交通部长廖中莱在吉隆坡说,在非洲坦桑尼亚海滩发现的大块飞机碎片,证实是坠入印度海的马航MH370客机残骸之一。 中新网 资料图

  姜辉的母亲在这趟航班上。2014年3月8日凌晨,载有227名乘客和12名机组人员的马航MH370航班在雷达屏幕上消失,其中有154人来自中国。四年多过去,它的下落仍是谜团。

  “调查组无法断定马航370航班消失的真正原因。”当地时间7月30日,马来西亚政府公布的这份400页的电子报告(另有400多页的参考附录)在结论中写道。

  调查组负责人Kok Soo Chon在当天的发布会上表示,MH370在飞行中折返并非是因为机械系统发生故障,也不是在自动驾驶下的行动,而是有人为操作,不能排除第三方非法干预的可能性。

  但对飞机可能被远程遥控的假说,调查人员表示已和波音公司确认,波音并没有商用飞机可以用这样的技术远程遥控的信息。

MH370失联乘客家属:只要给我证据 任何结果都接受MH370航班机长Zaharie Shah。视觉中国 资料图

  Kok Soo Chon在发布会上表示,机长是第一个受到调查的人员。这名53岁、已婚已育的机长经验丰富,受人尊敬,有1.8万小时的飞行经历。他没有精神疾病史,没有与亲友的冲突问题,没有使用毒品,与家庭成员的关系并不紧张,在飞机录音中也没有显示出压力或焦虑,没有经济问题,也没有购买额外的保险。而对于机长家中发现的飞行模拟器,调查人员表示,其中并无可疑之处,模拟器是与“游戏相关”。

  报告中提到,MH370客机上的所有四个应急定位发射器(ELT)均出现失灵。发射器的电池仍在有效期内,但并未如常工作,向外发出可用于定位飞机位置的呼救信号。但对于失灵原因,报告仍未给予确切原因。

  7月30日的发布会没有中国家属在马来西亚现场。这天,北京室外的气温达到四十一摄氏度,姜辉的手机响个不停,大多是记者打来的,问他怎么看待这份“最终报告”。他一遍又一遍地回答对方,“最终报告”的说法不对,并不是“final report”,而是“safety investigation report”。

MH370失联乘客家属:只要给我证据 任何结果都接受MH370搜索船消失的位置。

  这个说法对姜辉和许多家属来讲很重要。“马方在2017年的时候就想发布这个报告”,家属们拿着芝加哥公约,通过各种渠道找到马来西亚政府官员,经过一年时间的努力,“他们终于承诺了不再使用‘最终报告了’”。

  姜辉认为,从发布会的内容来看,并没有关键的调查内容,但有透露一些新的信息,比如飞机折返系由人为操作。

  调查报告中称,在二十七片据信来自MH370航班的残骸中,只有3块被证实属于这架飞机。去年,姜辉曾和另外几位家属前往毛里求斯,马达加斯加,留尼汪岛。在马达加斯加圣玛丽岛的海滩上,他们发现了一片残骸碎片,但最终结果表明并不是波音飞机上的残片。 

  在姜辉看来,马方此前没有及时向家属披露信息,这份报告只是“迟到的中期声明”,而他仍有一些疑问没能得到解答。他希望国际民航组织根据这份调查报告提升航空安全,并通过此次事件完善事件搜救、救援的应急响应机制。

  另一名家属文万成则对事发至今,马航相关责任人未被追究责任感到不满。

MH370失联乘客家属:只要给我证据 任何结果都接受7月30日,马来西亚政府发布MH370航班失踪事件最新的报告。图为失联者家属提供的报告封面。

  调查组负责人Kok Soo Chon在记者会上表示,这份报告并非最终报告,因为目前仍未找到客机残骸和客机上乘客和机组人员的踪迹。他否认在美国“海洋无限”搜寻公司停止搜寻行动后,故意推迟发布这份报告。

  马来西亚交通部部长陆兆福30日在媒体声明中强调,不会放弃搜索MH370的位置。当出现可信证据之时,对有能力找到相关问题的答案抱有希望。

  [对话姜辉]

  “一份迟到的中期声明”

  澎湃新闻: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今天要公布调查报告的?

  姜辉:十天前。我们希望去马来西亚参加这个会,马航一开始也同意了,说给我们15个名额资助我们去,后来又不同意了。马方的家属已经拿到这个东西了,我们要等到8月3号。而且我们甚至可能拿到的还是英文版,即使拿到可能还看不懂。

MH370失联乘客家属:只要给我证据 任何结果都接受姜辉为女儿穿滑冰鞋。澎湃新闻记者 张敏 图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待今天(7月30日)公布的调查报告?

  姜辉:这是根据国际规定,从2015年到现在每年3月8日他们应该出具的中期声明。国际公约规定,事件没有结束之前,调查方每年要出具中期声明,向家属披露这一年所做的事情,这是家属知情权的保障。但是这三年他们每年就给了一个目录,两页纸,这肯定不能说明他们在这一年中做了哪些事情。

  这次是把前三年没有披露的东西披露出来,可以说是一份迟到的中期声明。

  澎湃新闻:这次报告可能的关键信息,比起以往报告的信息增量有哪些?

  姜辉:我觉得对于飞机在哪儿,人在哪儿这两个方面没有任何结论性的东西。一些当初调查的结果,比如马尔代夫的目击事件,南海游轮上的目击事件这些,怎么去调查,怎么去核实的?还有最近他们所发现的几十块残片,这些残片怎么进行分析?怎么进行测试的?

  澎湃新闻:所以你对这次报告并没有太多期待?

  姜辉:我觉得这个报告实际上对家属的知情权是一个保障,因为马政府、马航都说希望家属重新开始生活,那在这样的危机事件中,怎么样去安抚家属?最重要的就是信息,就是他们的知情权。但是这三年来我们获得的这种信息很少。

  国际民航组织应该根据这份调查报告提升航空安全,弥补航空漏洞,并且完善事件搜救、救援的应急响应机制,这是它可以去做的事情。马来西亚政府拿到这份报告应该惩处失职的人员。

MH370失联乘客家属:只要给我证据 任何结果都接受当地时间7月30日,马来西亚政府发布了MH370航班的最新报告。视觉中国 图

  澎湃新闻:你觉得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发布这个报告呢?

  姜辉:我觉得这倒是新一届政府比前一届政府做的好的地方。保障了家属的知情权。因为我们每周年在马来西亚的活动,反对党都会派人参加我们的活动,他们一直很关注这个事件,在这方面也有一些行动,而且事发的时候反对党也对370事件提出了很多意见,现在他们有权利去做这件事情了。但是我们还是希望看到新的马来西亚政府,对继续搜索和后续事情的处理上是怎么做的。

  澎湃新闻:几天前就看到有说这次是“最终报告”?

  姜辉:这个说法让人误解。之前我们一个字一个字去啃芝加哥公约,当我发现里面有一句“搜索停止后一年内发布终结报告”时,我觉得我找到了支点。人家说的很明确,先是停止搜索,然后才是最终报告。而现在是暂停搜索,就不能发布最终报告。因为最终报告发布之后,调查组可以解散。

MH370失联乘客家属:只要给我证据 任何结果都接受  当地时间2018年7月30日,马来西亚布城,MH370失踪乘客家属阅读MH370汇报报告,将参加闭门会议。马来西亚航空MH370客机失踪逾四年,马来西亚政府将于7月30日公布空难的最终调查报告。 视觉中国 图

  澎湃新闻:你会特别在意一些表述上的说法?

  姜辉:我们就得去抠这个字眼。你看,当初马来西亚3月8号发生的,4月初他们马来西亚当时叫做370的一个委员会,就决定把“搜救”改为“搜寻”,我们家属当时比较傻,我们觉得搜救和搜寻没有什么区别,但实际上在国际公约中规定很明确,“搜救”含有一个“救”字,包括对人员的救援。搜寻就是不管人了,不管人死活了。为什么4月初这么快就要改呢?一个波音飞机出事后,救生的船上是有食品的,这个水和食品如果人员坐满的话,能维持7-14天,如果只有几个人在这个船上,生活两个月都没有问题。但是在一个月左右,就仓促地改了。那没办法,人家改完了,我们当初也没什么意见,就搜吧。

  澎湃新闻:所以现在用的是“安全调查报告”这个说法。

  姜辉:我觉得这个国际调查组不是马来西亚政府单方说了算的,它是从安全和严谨调查的角度写出来的东西,我觉得还是有一定说服力的。马来西亚政府在2015年1月29日就已经宣布机毁人亡了,实际上就已经给这个事情定性了。但是这几年的中期声明里面,对370的结论都是“失踪”。他们一直没有说是失事,包括2015年马航定论说机毁人亡之后,马航国际调查组虽然只有两页纸,还是在最后一句话说,370是“失踪”。所以这次起名叫做安全调查报告我觉得还是很客观的。

  “有继续启动搜寻的信心”

  澎湃新闻:现在你只想要事实。

  姜辉:只要给我证据,任何一种结果我都接受,我母亲在或不在我都能接受,但是我要证据。这个是可以查清楚的,谁下了决定往孟加拉湾派船,我相信如果按他们所说的,飞机在南印度洋正面坠海的话,(事发后)那八天(搜救)可以发现很多信息的。

MH370失联乘客家属:只要给我证据 任何结果都接受  海洋无限公司的搜寻船“海底建造者”(Seabed Constructor)搭载有8个自主水下航行器(AUV),可潜入海底进行自主搜索。

  澎湃新闻:你有你的担心吗?

  姜辉:我担心马方会结束(搜寻),但是我还是有继续启动的信心。当时为什么说重新启动搜索这么难啊,因为太贵了,花了一个多亿美元。但是现在看到技术上这四年突飞猛进,不难想象到再过两三年会不会有更高级的技术。就算按照现在的技术,再搜个两三百天就能都找到,而且资金也大幅下降。

  澎湃新闻:这四年中,有没有哪些线索或者结论是给你希望的?

  姜辉:实际上美国无线公司的这个搜索,一百天搜了十二万(平方公里),这个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和支持。初期的时候真是折磨,就是磨,把你打到最低谷,最初(有报道)说可能被劫持了,你又有了希望,然后又有传说在哪里降落了,在哪里折返了,这是太大的折磨了。

  “逃脱不了,心里反而平静了”

  澎湃新闻:你这几年去马来西亚去了几次?

  姜辉:数不过来了,十次左右,有时候是找官方,有时候是民间的活动,像周年集会这就是四次。另外专门去了两次,也没能跟马政府建立沟通渠道。包括去澳大利亚,去马达加斯加,也去那里路过停留过,十次都不止了。

  澎湃新闻:过了四年多,家属们还像之前那样聚在一起吗?

  姜辉:大部分家属还是很团结的,尤其是比较理性的家属现在越来越多了。但是今天这个事情可能又是一个对家属的刺激,很多家属对现在的调查还是不满意。我自己也是,尽管已经相当克制了。家属在了解到这些消息的时候就会激动,说得严重一点可能会犯病。家属现在有很多是严重抑郁的患者,这种东西对他们来说会是一个打击和挑战。虽然这次政府做得比以前有进步,但是还是没有达到我们的要求。

MH370失联乘客家属:只要给我证据 任何结果都接受  7月30日,马来西亚政府就马航MH370客机失联事件,向媒体发布最终调查报告。图为众多MH370失联者亲属在马来西亚交通运输部大楼内等待。 东方IC 图

  澎湃新闻:你有请律师来处理这件事吗?

  姜辉:我在中国、美国和马来西亚分别请了不同的律师,起诉不同的对象。在中国是起诉新旧马航;在马来西亚是起诉马民航局,马政府和马军事方;在美国起诉的是波音。

  澎湃新闻:目前有什么进展吗?

  姜辉:上个月法庭给我律师的口头说明是,在马来西亚的所有起诉全部被驳回,任何政府部门都不能作为被告。我们给(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写了一封信,其中最后一点就是说三四年没有给我们任何消息的情况下,直接驳回了家属的起诉权力,我们认为这是侵犯人权的。但是在写了信以后,本来律师是说一周左右会判决下来,但是现在一两个月了都没有动了,我不知道是否会有转机。

  澎湃新闻:现在的精力都集中在这件事上吗?

  姜辉:我现在除了家庭之外的所有的精力都花在这件事情上。这个事情没有办法,不是我们自己没事找事去找麻烦,是这个事情它选择了你。事情发生了,既然逃避不了命运,但还是可以抗争的。

  我就是想要一个真相,要给我母亲一个交待,给我的孩子一个交待。这是一个最朴素的想法。往大了说点,我觉得这个事情对我的人生是有意义的。以前对我来说就是业绩就是挣钱,这个事情让我去思考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有什么能证明你真的在这个世界上活过一遭。

MH370失联乘客家属:只要给我证据 任何结果都接受  7月30日,马来西亚政府就马航MH370客机失联事件,向媒体发布最终调查报告。图为众多MH370失联者亲属在马来西亚交通运输部大楼内等待。 东方IC 图

  澎湃新闻:会不会觉得背负着某些压力?

  姜辉:现在虽然我逃脱不了370这个事情,我很辛苦,但是我心里反而平静了。我的生活反而不像以前那样没有目标,活得自扰,我现在从这种状态中解脱出来了。现在我就两个标准,一个事对还不是不对,开心还是不开心。

  澎湃新闻:一些家庭是不是更希望过平静的生活?

  姜辉:每个家庭有自己的苦衷,我们不能去要求每一个家属,但是大多数家属还在一起扶持着往前走。有些家属迫不得已拿了钱(接受赔偿),但是也没有放弃,还有失独父母没有收入来源之后没办法养老。

责任编辑:余鹏飞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