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屋northhouse

北屋工作室 - 中国生存主义和灾难信息第一站

20岁女孩高考后外出打工失联 曾哭着打电话要钱

2018-7月-14 周六 11:44 +0800

  原标题:20岁女孩高考后外出打工失联 曾哭着打电话要钱

20岁女孩高考后外出打工失联 曾哭着打电话要钱

  女儿失联一周,曹建平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如坐针毡。几乎每隔半个小时,他就要掏出手机打一遍女儿的电话,可听筒里永远都是冷冰冰的一句“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他不敢想象20岁的女儿遭遇了什么,也不敢把这事告诉年迈的父母。老人还以为他们的宝贝孙女十分争气地在宝鸡打工给自己挣学费,事实上,孩子从7月5日起就跟家里失去了联系。曹建平怀疑女儿陷入了传销窝。

  女儿自称去宝鸡打工后失联

  曹建平的女儿名叫曹盈盈,一个多月前刚刚参加完高考。6月22日,盈盈告诉父亲自己想去宝鸡市打工,隔天便从位于甘肃省天水市秦安县的家里离开,乘坐高铁到了宝鸡。据曹建平说,7月5日孩子突然在电话里要钱,自己多问了几句,她的电话此后便再也打不通了。

  女儿要钱的理由,让曹建平觉得十分“蹊跷”。“那天她突然哭着给我打电话,说自己肚子疼要看病,问我要4000元。我问她在哪个医院,看她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只是强调自己胃穿孔了急着用钱。我让她拍个视频发过来或者让主治医生跟我联系一下,我让她舅给她把钱拿过去,她就把电话挂了。”曹建平称,当时为什么坚持要女儿先拍视频,是他隐约听到电话那头有人在一句一句地教女儿说话。“当时我就意识到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我娃可能被人控制着,在传销组织里。”

  今年不到50岁的曹建平没多少文化,一辈子都在跟黄土地打交道,但对于传销,他还是从新闻里了解过一些。他本以为没给钱,也许对方见从女儿身上榨不出什么“油水”就会把她放了,可从那一天起,他就跟女儿彻底失去了联系。

  监控显示女儿确实在宝鸡

  7月9日,心急如焚的曹建平跑到宝鸡,希望能把孩子找回来,可有用信息太少,他像只无头苍蝇一样转了一天,也没多少收获。

  “当时孩子去的时候,跟我说的是她有个同学的姐姐在宝鸡工作,已经给她把活找好了。她失联后我们找到她的那个同学,想问问她姐在宝鸡哪,人家说她根本就没有姐。”曹建平说,这条线索断了,他不得不选择向警方求助。随后,宝鸡警方帮他调取了宝鸡南站的监控视频,视频显示,女儿24日确实从这里出了站。另据查,其身份信息也再没有购买其他车票的记录。

  曹建平由此更加确信,女儿还在宝鸡。“现在出了这事,我和她妈都非常着急,剩下的3个孩子没有心思带,地里的活也干不下去了,家里一团乱。希望好心人能帮我们留意一下女儿的下落。”曹建平说,自己虽然在甘肃宝鸡两地都报了案,但均被告知“达不到立案标准”,所以寻找女儿的事只能靠自己。“她一个女娃,还只有20岁,马上就要上大学了,要是出了啥事我们真的接受不了,希望大家有消息一定通过三秦都市报跟我联系。”

  来源:三秦网

责任编辑:吴金明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北屋northhouse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北屋工作室
www.northhouse.cc
northhouse studio
The first Chinese survival and disaster information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