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屋northhouse

北屋工作室 - 中国生存主义和灾难信息第一站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2017-7月-28 周五 16:09 +0800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没法想到家会被糟蹋成什么样。”最后安全转移到一处山上的赵荣,看到洪水冲进他家的院子,无能为力。

全文2218字,阅读约需4分钟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7月27日上午,清水沟水库,决口土坝过半面积被洪水冲垮,目前库容已泄入大理河。新京报记者张建斌 摄

7月25日至26日,榆林市子洲县、绥德县出现区域性短时大暴雨降水过程,引发暴雨洪涝灾害。昨日,榆林多地仍持续降雨。据陕西民政厅初步统计,榆林市8个县(区)19.59万人受灾,紧急转移7.13万人,因灾死亡6人。目前,受灾最重的子洲县和绥德县城区道路交通和通讯基本恢复,电力、供水、供气正在抓紧抢修中。

昨日,榆林多地仍在持续降雨。陕西省气象台昨日下午发布暴雨蓝色预警称,27日15时到28日15时榆林南部、延安大部等地将出现50-80毫米降水,强降水影响区域地质灾害气象风险等级高。(新京报记者 李明 实习生 李强)

▲航拍陕西榆林决口水库:水已排空 库底淤泥肉眼可见。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7月27日凌晨,榆林市绥德县,电力抢修人员在路边作业。

文|新京报记者高敏 编辑|张太凌 苏晓明

摄影|新京报记者彭子洋(除署名外)

昨日,大理河沿岸受灾最严重的绥德县城关镇薛家畔社区和文化大街等地的洪灾亲历者,向记者回顾了他们所经历的暴雨和洪灾,以及之后的撤离与自救。

━━━━━

雨夜逃生

“心惊到不敢合眼”

26日午夜零点,田辉辉与妻子被巨大的打雷声“吼”醒,出门一看,“外面的雨大得难以形容”,他家在大理河沿岸的绥德县薛家畔社区。

 

凌晨1点多,洪水开始变大,街边响起类似防控警报的声音。两点多,田辉辉和妻子抱着只穿着背心的孩子,坐上隔壁邻居雷小花的面包车,两家七口人开车逃往地势较高的县医院。

 

他们离开家的时候,路对面大理河的水还没有漫到路上,他们到几百米外的县医院,“水位就已经到了公路。”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 7月27日凌晨,榆林市绥德县,被洪水冲毁的车辆。

 

在薛家畔经营水泥店的马军(化名)夫妇,在凌晨两点多水位涨到沿岸路边时,撤离至县医院。“医院大厅里挤满了人,院子里也停满了车,连坐的地方都没有”,马军说,他们整夜在医院大厅里听着外面的暴雨声,“心惊到不敢合眼”。此时,田辉辉和雷小花两家人坐在车里,车外的暴雨打在车顶上“哗哗”的响,一直到早上8点才停。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 7月27日凌晨,榆林市绥德县,被洪水冲毁的车辆。

赵荣(化名)住在田辉辉家西侧的平房,他是在凌晨1点左右开始听到警报声,就起床开始搬运东西,到了2时40分,河水水位已经到了他家下面的路上。他们一个院子三户人家共15口人一起沿着门外通往高处的路转移,等到3点一过,洪水到了他家门口的高度。

 

“没法想到家会被糟蹋成什么样。”最后安全转移到一处山上的赵荣,看到洪水冲进他家的院子,无能为力。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被洪水冲毁的车辆。

与此同时,住在大理河边的葡萄梁、与薛家畔隔河相对的霍彩霞,也经历着同样的惊险时刻。50岁的霍彩霞回忆,当时雨越下越大,她隔着窗户看到大理河水不断在上涨。她和丈夫一直等到凌晨两点左右,想出去的时候,发现已经“被困住了”。

“我们住的地方旁边就是大理河,当时水已经到了墙下,离窗口就几十公分”,霍彩霞说,自家门前的公路全被淹没,之前听邻居说要赶去附近的二郎山安置点,等到他们准备动身时也已经出不去了。

直到凌晨3点左右,她在睡裙外套了外套,穿上短裤和旅游鞋,跟丈夫一起,趟着过膝的水,开始往六七十米外第四排的一栋四层楼房,全身已经湿透的他们坐到三楼的楼道,被一对年轻夫妇收留在家。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7月27日凌晨,榆林市绥德县,住宅、沿街商铺一片狼藉。

第二天五点多,绥德的暴雨还在下,他们与收留自己的夫妇观察外面的水在不断上涨,“此处已经不安全”,便一起决定去旁边的窑洞小区。一行人下了楼,发现楼下的水已经积到了大腿位置,四人接力翻过两米高的墙才到达隔壁的窑洞小区,窑洞小区也困着大批居民。

最后,他们这批人转到附近的子洲陵园山上躲避。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7月27日凌晨,榆林市绥德县,住宅、沿街商铺一片狼藉。

━━━━━

洪水袭过

整排高墙冲入河中

7月26日上午10点左右,“水开始退下去”,田辉辉返回已经居住了十几年的家中,那里已面目全非。

 

田辉辉家门前的路和大理河之间,本来建有两米多高的墙,27日记者见到田辉辉和他被冲毁的房屋时,整排的墙早已看不见,“都被冲到了河里”。田辉辉说,他回到家时,淤泥灌满屋内,屋里的电器、冰箱、电脑等均泡在泥中。

 

赵荣的家也已经被灌满了淤泥,淤泥堆积到窗户以下三十厘米出,停放在院子中的5辆摩托车的轮子几乎已被淤泥灌注,而洪水留在窗户边的印记,可以看出当时已经几乎到达房门顶端的高度。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 7月27日上午,榆林市绥德县,洪水过后,许多商户早早返回自家商铺进行自救,有人忙着在店铺前挖排水渠、有人忙着整理物品,看着“狼狈”的店面,大家显得颇为无奈、伤心。

而马军直到26日晚上才放心离开避难点,走到高处的亲戚家,吃到了当天的第一餐——一碗稀饭。

 

27日早上5点,马军和妻子回到店面,发现灌进家中的泥已经有“2尺深”,“冲了个干净”,在昏暗的灌满淤泥的家中,马军翻找着残留的东西,苦笑着说:“现在家里冲了个干净,我们就相当于要饭了。”

 

堆在门口的水泥都凝固了,他们也没有力量挖出去,没电、没网、没信号,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7月27日上午,绥德县县城文化大街,霍彩霞站在了自家经营了14年的化妆品店内,泥水一直冲进店铺最里面,价值几十万元的商品泡在泥水中。霍彩霞与街上的店主一道,正在用铁锹,将10厘米左右的淤泥从店里清理出去。

 

因无法保障安全,霍彩霞和丈夫被同学接到家中暂时安顿,一直没有回到自己家的霍彩霞抽泣起来。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7月27日上午,榆林市绥德县,洪水过后,一片狼藉。

   

7月27日凌晨,绥德县西山路附近,多辆铲车在街道附近清理淤泥,县城以南水电全无,十几名电力工人正连夜抢修电路。道路上的积水仍至少有10厘米厚,路边淤泥堆积,被洪水冲刷满是淤泥的车辆随处可见。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7月27日上午,榆林市绥德县,一名电力维修人员正在进行现场作业。他已经两天一夜未合眼,眼圈都是红的。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7月27日上午,榆林市绥德县文化大街,武警官兵前往执行救援任务的目的地。

榆林全市武警、公安、消防、军分区、民兵预备役部队共1350人赶赴受灾一线开展抢险救。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 7月27日中午,榆林市绥德县,灾民在领取食物,每人一桶泡面、一根火腿肠、一瓶水。

7月27日上午开始,绥德县城又陆续下起小雨,前一天上山避难的居民,开始互相搀扶着回家,街上的淤泥虽被清理了部分,但依然湿滑,年轻人背着老人或孩子,他们或前往医院,或前往没有受灾的新城区或乡镇,寻找亲属的帮助。

 

绥德县的榆林第一医院门口,旧车站、县医院、军民桥、绥德第二中学门口等地,从各处运来的救援物资正在向灾民发放。

▲直击榆林水灾后温情一幕:新人如期办婚礼 步行几十里接新娘。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值班编辑:李二号  张一对儿

推荐阅读:

瓜贩提醒“有小偷”被刺死,现场无人帮忙

90后美女骗300亿跑路?40万人被坑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本文部分内容首发自新京报公号“剥洋葱people”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陕西绥德雨夜大逃生|眼看洪水冲进家门却无能为力

责任编辑:马骁潇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北屋northhouse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北屋工作室
www.northhouse.cc
northhouse studio
The first Chinese survival and disaster information website